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拾柒

【拾柒】

  “那么,事情就是这么多。”张新杰按着桌子站起来,扶着眼睛看向叶修道:“接下来,让我确认一下你的身体情况。”

  叶修立马闪到一边去:“等等你歧视啊?这么多人不确认就确认我?”

  张新杰对答如流:“接下来你的任务最是艰巨,为了确保任务的成功率,当然要确认你的身体状况了。”

  叶修指着张新杰,试图拿出一副长辈的架势出来:“你给我站住别过来,你还走,还走!老韩,韩文清!你管不管了!”

  韩文清抬头对张佳乐道:“泡茶。”

  “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拍着大腿就爆笑出声:“老叶你还是乖乖去做检查吧,为了我们的未来啊。”

  林敬言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表情,扭头见苏沐橙挽起袖子准备做饭,站起来道:“我帮你吧。”

  苏沐橙对他笑笑:“你还会做饭啊?”

  叶修就这样被人刻意的遗忘在一旁,张新杰上去拍拍他:“走了上楼。”

  “这伤口真是豪迈啊。”张新杰看着叶修胸口,啧啧道:“挺疼吧?”

  叶修翻了个白眼:“赶紧看看完了我下去吃饭。”

  张新杰没再跟他废话,以手覆伤疤上,灵力缓缓渗入叶修体内。叶修皱着眉,似乎很不舒服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张新杰才把手拿开,又拿起叶修昨天被烫伤的手仔细看了看。叶修见他看的差不多了,一把抽回手道:“都说了没问题,现在行了吧?”

  张新杰把手搭在桌子上,看着叶修把上衣穿上,缓缓道:“没问题才不正常吧,你恢复能力再快,也不可能半个月就完全好了。更何况,现在你身体里连半点灵力都没有,你拿什么恢复的。”

  叶修手上动作顿了一顿,叹了口气,快速系上衣带后道:“别告诉老韩成么。”

  “这不是你不说就完了的。”张新杰看着他:“有一点我挺在意的,先前跟蓝雨那边联系的时候,听说黄少天在海底封印的地方跟一个被妖气感染变异了的水蛇大干了一架。我记得当初你落海的地方跟封印离的相当近啊。虽然没有人被妖气感染的先例,不过你体内……”他皱皱眉:“你自己能解释吗,明明连灵力都没有了,你是怎么恢复的?”

  叶修斜眼看着他,把椅子跷起来前后晃悠着:“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医者吗,你来告诉我啊。”

  张新杰道:“我的确有一个猜想,但我需要确认一件事。”

  叶修耸耸肩:“问。”

  “区区一个冰阵,”张新杰皱起眉头道:“足够把人的身体机能延缓至五年吗?”

  叶修的椅子“啪”的一声落在了地板上,他抬头看向张新杰,一向带着嘲讽笑容的脸上不见一丝情绪。“问的好,”叶修缓缓道:“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韩文清从张新杰那里得到的答复是“暂时没有发现异常。”

  “暂时是怎么个暂时法?”韩文清皱眉道:“这根本不能算作一个答案啊,你被他忽悠了吧?”严谨的霸图副将怎么会给出这么个回答。

  “并没有,只是按照现在所知道的情况看来,这是唯一能给出的答案。”张新杰扶扶眼镜道:“因为他虽然重伤初愈,但是灵力恢复缓慢,所以说暂时没有问题。恐怕是他在重伤之初将绝大多数灵力分配在伤口愈合上,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张新杰朝韩文清微微低头道:“大概就是这样,那么,我们三个先回去了,之后的路上还请将军小心。”

  虽然还是一肚子疑惑,但韩文清依然点头道:“知道了,有什么问题我会联系你们的。”

  韩文清上楼的时候,叶修已经盘腿坐在床上了,正把下巴搭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天。

  “你能不能有点正形,”韩文清走过去把手里端着的热水盆放在桌子上:“洗脸没有。”

  叶修笑笑,干脆半个身子趴了上去:“你不就是知道没有才把盆拿上来的嘛,看今晚星星好多啊。”

  韩文清把毛巾拧干,走过去对叶修道:“脸。”

  叶修收回身子,把脸凑过去。韩文清把毛巾扔他脸上:“自己来,又不是小孩子。”

  叶修抓起毛巾胡乱擦了擦,问韩文清道:“他们走了?沐橙睡了没?”

  “刚走,苏沐橙先回房了。”韩文清接过叶修的毛巾,返回去洗了洗,又自己擦了一遍,才上床吹熄蜡烛:“睡觉,明天一早要起来。”

  叶修往里面靠了靠:“不关窗行吗?”

  屋里一下子黑下来,只有没关的窗户透进来一点子月光,银晃晃的,看起来一股子凉意。“老韩,”叶修忽然开口道:“张新杰怎么跟你说的?”

  “心虚了?”

  “可笑,怎么可能!”叶修翻了个身,看向黑暗中模糊了的韩文清的侧脸:“没做亏心事我要怎么心虚?”

  韩文清也翻身看向他,两个人在黑夜里对视着:“他说你一点问题都没有。”

  叶修笑了:“那你该相信我了现在?都说了我好得很。”

  “叶修,”韩文清叫了他的名字:“你回来我挺高兴的。”

  “开什么玩笑你当然高兴必须高兴。”叶修想都没想就回答。

  韩文清没说话,只是把叶修扯进怀里,闭上眼睛就要睡觉。叶修推推他:“放开,热死了。”

  “开着窗呢,一会就凉了。”韩文清没理会他:“累了,睡觉。”

  叶修叹了口气,由着韩文清这样子抱着他。韩文清也是累了,很快入睡后安稳的呼吸声在黑暗中传来。叶修睁着眼睛,一丝睡意都没有。

  “假设,”张新杰看着叶修道:“你被妖气感染,那一切都说的通。没有灵力也可以战斗,是托了妖气的福,快速愈合也是由于妖气的原因。但是我在你的体内并没有发现妖气,一丝都没有。”

  “我是有灵力的。”叶修道:“你感觉不出来,但是我能使用。只不过非常困难,而且没多少了。”

  张新杰点点头:“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你体内的妖气和灵力中和了,所以我感受不出?因为人类之所以不会被妖气感染,就是因为灵力的保护,神明的庇佑。因此,我感受不到你的妖气或是灵力,但是它们对你的影响依旧存在。”他见叶修没有反对,便继续道:“可是问题来了,就像我之前说的,人类不会被妖气感染,为什么你会?”

  叶修抬头看着天花板:“为什么呢……我想想,大概是因为神明虽然会庇佑人类,却不会庇佑尸体吧?”

  张新杰沉默了一下,开口道:“那么答案出来了,冰阵的确不足以把你的生命延续至五年,你早就死了。”

  “不。”叶修摇头道:“我没死。你自己也感受得到我有呼吸有心跳。”

  张新杰道:“那是……因为你濒死了?”

  叶修点头:“或者说假死。但这个现在也没办法确定,我自己猜想是在过去的五年里,某一天我忽然出现了濒死状态,妖气趁机侵入我的体内,维持了我的身体机能,并与剩下的灵力中和了。”

  张新杰摆摆手道:“这得要多大的几率……”

  “所以是猜想。不过现在也没其他可能性。”叶修耸耸肩:“你别跟老韩说,我认真的。”

  张新杰摇头道:“这个迟早得说出来。你怎么能确保妖气不会侵蚀你?现在你体内的妖气和灵力是维持在一个刚刚好的状态,万一你再次感染呢?”

  叶修叹了口气,无力的把头搁在桌子上。许久才道:“那我自己说。”

  叶修微微往韩文清那里缩了缩:开窗睡的确有点冷啊。韩文清下意识的圈紧了手臂,让叶修连翻个身的空间都没有了。

  算了。

  叶修闭上眼,靠在韩文清的胸肌上想。

  就让我多享受几天吧。

  第二天一早,天刚刚亮,苏沐橙就生火做早饭,等着韩文清和叶修下来吃。她打开房门拿着木桶出去汲水,结果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靠着树站着的莫凡,头发上结了露珠,在那里睡眼惺忪的打着哈欠。

  “你不是说不来吗!”苏沐橙惊喜的跑过去:“站多久了?”

  莫凡咳了一下,小声道:“没多久,我怕你们先走了……”

  苏沐橙一把拉起他屋里走:“先把头发擦干省的着凉了,我给你做早饭。”

  莫凡像是被烫到一样企图甩开苏沐橙的手:“男女授受不亲你不……”却没成功,结果进屋的时候被叶修一个巴掌糊了过来:“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苏沐橙把水桶放在一旁,对叶修道:“多大点事啊,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

  叶修摆摆手:“没睡好。诶不是这怎么就不是个事了,你别走啊听我说话!”

  苏沐橙没理他,进屋给莫凡拿毛巾去了。莫凡捂着被叶修打了个正着的后脑勺,瞪了他一眼后接过苏沐橙递来的毛巾擦了擦头发,还炫耀似的挺起了腰。叶修气的挽起袖子要揍他,却被苏沐橙喊进厨房去帮忙。刚下来的韩文清见了摇摇头:“快三十的人了跟小孩子似的。”

  简单的吃过早饭,叶修对苏沐橙和莫凡嘱咐道:“沐橙你认识路,从小路走。等我和老韩走了以后你们再出发,我估摸着这里周围有不少嘉世的眼线,我和老韩把他们引开,你们就趁机溜。毕竟你们这事被嘉世发现就有点难办了。”

  苏沐橙点点头:“那你们小心点。”

  叶修把兜帽带上:“还不至于被这点小喽啰发现。事情做完了去兴欣旅馆等我,自己注意点,不要和孙翔起正面冲突。”说着就招呼韩文清立马出了门。

  “走了?”韩文清跨上马后问他。

  “走了!”叶修一拉缰绳率先冲了出去。

-TBC-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