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说个故事听听

  说个故事听听吧。当然这个故事的开头也特别特别俗。

  很久很久以前,在世界的那一边,有一个大大的森林。

  森林有多大呢,大到看不到尽头,大到大到从来没有人穿越它到达森林的另一边。

  然后有一天,有一个肩上停着一只鸟的少年站在了森林的前面。他抬头看了看入口的那几棵参天大树,毫不犹豫的踏了进去。

  他刚踏进去,无故刮起一阵大风,吹得他睁不开眼睛。等他放下挡在眼前的手臂抬头一看,原本空无一人的前方,站着一个比他高出许多的男子,抱着手凶狠的看着他。他的尖耳朵告诉那个少年,站在他面前的,是个精灵。

  “人类。”那人厌恶的皱起眉头,看着他说:“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掉头回去吧。”

  少年肩上的鸟不安的拍了拍翅膀。他笑着把手放在胸口位置,单膝跪下,开口道:“我猜想你是这个森林的主人。”他仰头看向对方那和自己一般乌黑的眼睛,继续道:“我恳求你允许我,穿过这片森林。”

  精灵不屑的哼了一声,看向他:“从来没有人能够穿越这片森林。”

  “但迟早会出现那么一个人。”那人笑得眼睛弯弯:“我希望是我。”

  精灵斜着眼上下打量了他几眼:“明明长着一张那么下流的脸,却如此狂妄吗。”

  少年遗憾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觉得挺好的啊。”

  “起来吧人类,让我看看你能走多远。”精灵掉头向森林深处走去:“如果中途撑不下去死掉,就化作树木的养料吧。”

  少年直起身站起来,看着走远的精灵大喊道:“十分感谢!请问我是否可以知道你的名字?”

  “韩文清。”精灵没有回头。

  “我叫叶修!”少年笑着朝韩文清的背影挥挥手,完了指着肩上的小鸟道:“这孩子是苏沐橙,请多关照了!”

  这个时候,精灵已经走的看不见了。

  叶修就这样带着叫苏沐橙的小鸟,走进了世界上最大的森林里。他踩过厚重如地毯般的青苔,跨过潺潺流动的小溪,穿过老榕树繁密的气根,日与夜光辉的交替在他身上划过。就这样过了几天,他才见到了这个森林里第一个小动物。

  “你好啊,”他笑着跟那只松鼠打着招呼:“我叫叶修,这位是苏沐橙,我们正在横跨这个森林,你知道路吗?”

  松鼠摆了摆她毛茸茸的尾巴,细声细气的回答道:“我叫陈果,松果的果。”

  “你好啊果果。”苏沐橙从叶修的肩膀上飞下来,来到陈果的旁边:“你的尾巴真漂亮。”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叶修蹲下身,与站在树干上的陈果对视道:“我们正在横穿森林,你知道路吗?”他又问了一遍。

  陈果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跟你们一起走,一起问问其他动物。”

  叶修开起来很高兴:“十分感谢你。”

  于是,一人一鸟一松鼠又开始上路了。陈果在树上蹦蹦跳跳的前进,苏沐橙时而跟上她,时而停在叶修的肩头打盹。过了几天,他们遇上了第二只动物,是一匹叫老魏的狼。

  “从来没有人穿越这个森林,小鬼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老魏趴在大石头上,粗声粗气的说:“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过去。”

  叶修有些惆怅:“是么,真是遗憾啊。”他抬头看向高高的树冠,过于繁茂的枝叶把天空挤成了一小块。叶修把手搭在嘴边,对着上面喊:“韩文清!那你知道吗?”

  精灵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在了高高的树干上,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人类,你还没有被森林吞噬吗。”

  叶修耸耸肩:“没有哦,你可以叫我名字的。”

  韩文清从高高的树干上一跃而下,轻轻的落在地面上:“走吧,我带你出去。”

  叶修高兴道:“真的么,真是感激不尽。”

  韩文清斜睨他一眼:“不要高兴的太早,就算知道路,你也不一定能撑到走出去的时候。”

  叫老魏的狼也急忙从石头上爬起来,嚷嚷道:“老夫也去!老夫还从未见过森林的那一端呢。”

  森林的所有者的加入是最强有力的广告,时不时有好奇心强的小动物纷纷加入了这趟旅程。对于一直生活在森林中的他们来说,森林的那一端也是一个未解之谜。有叽叽喳喳一路上吵个不停的豹子黄少天,优雅但是动作很慢的老虎喻文州,喜欢往花堆里钻但是有点笨笨的狐狸张佳乐,很早以前伤了一只手的狗熊孙哲平,极端好斗的梅花鹿唐柔,知识渊博的不得了但是动作笨拙的小兔子罗辑,动不动就拎着罗辑到处晃的猴子包子,不喜欢说话的灰雀莫凡,喜欢到处刨洞到处钻的土拨鼠方锐,还有拿他没办法的蟒蛇林敬言。

  一下子多了那么多同伴,叶修很高兴的对着苏沐橙道:“看,这下子就不会孤单了吧。”

  苏沐橙轻快的叫了一身,身上的绒毛也跟着抖了抖。

  他们一大群动物,加上一个人,一个精灵,就这样朝森林的另一端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几十天,几个月,或者几年。对于拥有与时间相等寿命的韩文清来说,他觉得只过了一小段时光而已。在这一小段时光里,大家已经混成了一团,每天打打闹闹的过日子。但韩文清不大喜欢说话,他更多时候都是坐在石头上发呆。叶修相比之下却很闹,他喜欢和黄少天斗嘴,欺负欺负张佳乐,听苏沐橙唱歌,与唐柔过两招,故意把方锐刨好的洞踩踏,在晚上的时候躺在草地上看着月光,给一堆小动物讲人类的世界里的故事。

  “那个世界那么好,为什么你要来穿越这片森林呢?”罗辑蹲在叶修的肚子上问道。包容兴打了他的头一下:“真笨,当然是因为这里更好啊。”罗辑没站稳,一咕噜从叶修的肚子上滚了下来。

  叶修接住他,摸摸他的长耳朵:“这也是一个原因,更多的,是因为我想看看森林的那一边长什么样子。”

  韩文清扭过头看着他,不说话。黑黑的眼珠子在月光下泛着光。

  等到大家都睡着了,叶修一个人靠着树身想事情的时候,韩文清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左边:“人类。”

  “吓我一跳。”叶修这么说着,却没有露出被吓到的表情:“有什么事吗我亲爱的精灵。”

  韩文清沉默了一下,才问道:“为什么还不睡。”

  叶修叹了口气:“我也在烦心这个,睡不着啊。”他看向前方黑漆漆的森林,托着腮道:“晚上的森林跟白天的真不一样,有种威严感,像是在警告不可以靠近呢。”他偏头看看韩文清,笑道:“就算你这个森林之王在旁边,也有一样的感觉。”

   韩文清摇摇头:“不,也有不一样的地方。”他站起身来:“要去看看吗人类。”

  后来韩文清反复的想,那天为什么心血来潮的想跟叶修出去走走,大概是觉得这个人类跟他以前见过的不一样,又或者是只想看看他看到那个的表情吧。

  一片巨大的,光滑如镜的湖泊,沉静的存在于这个森林的最中央。反射着天空中月亮的银光,被湖边飞舞着的萤火虫衬托着。在湖水的中央,一棵古老的,沧桑的已经扭曲了的榕树,屹立在那。

  叶修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韩文清在他身后做着解释:“这里是森林的中央,明天走过这里,路程就过去了一半。”

  叶修着迷般的向前走了几步,问道:“我可以碰碰湖水么?”

  “请便。”韩文清回答。

  叶修捧起一掬湖水洗了洗脸,冰凉的水瞬间让他回过神来。他把自己已经弄湿了的刘海拨到脑后,解开了衣领,痛痛快快的洗了把脸。

  “真舒服啊。”他回头冲韩文清笑道:“谢谢你了。”

  韩文清沉默着看向他:一改当初进森林时候的模样,现在已经是张大人的脸了,身高也长了不少,已经不必再向当初一样仰视自己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按照人类的时间历法计算,已经过了几年了吧。

  “在这个森林里,时间是静止的。”韩文清开口道:“可是你却高了。”

  叶修笑着向他走去,湿掉的鞋子在草地上留下一串串水渍:“是的。‘被诅咒的森林’,我的世界里是这么称呼这里的。”

  没有时间的流逝,没有四季的更替,一座完全静止的森林。

  “你来到了这所森林里,却没有被森林的法则所接受。”韩文清下了结论。

  叶修点点头:“大概是因为我总是要离开吧。”

  两个人开始肩并肩的往回走。月亮升到了树梢上,夜晚已经过去了一半。

  “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快要死了。”叶修对韩文清道:“我得了病,活不长了。但我转念一想,与其在家里床上看着我悲伤的家人默默等死,为什么不去干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呢?所以我来到了这里。”叶修看着地上像是洒了银霜的草地,笑了:“老天也是眷顾我的,好歹我还活过了几年。”

  叶修扭头看着韩文清:“你选择这个森林生活又是为什么?”他猜测道:“因为自己漫长的生命跟这座森林很像吗?”他想了想,又说了一句:“还是说,是因为你在这里,这座森林才静止的吗?”

  韩文清没有回答他,叶修也没有再问。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走回了大家休息的地方。可是那天晚上,叶修枕着韩文清的大腿睡了一个好觉,而韩文清,看着叶修傻乎乎的睡脸,却失眠了。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再欢乐的旅途也会有尽头。离开了那个湖泊的第二天,老魏就提出要离开了。

  “老夫已经陪你走了一半了,人类小子。”他像第一次见面那样粗身粗气的对叶修道:“但是老夫没有耐心再走下去了,当然更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有些累了。就是这样,老夫要离开了。”

  “真是太令人遗憾了。”叶修伸手狠狠的揉了揉他的脑袋:“那么我们就要在这里分别了,一路走好吧老魏,别老是欺负其他食素的动物。”

  老魏龇龇牙:“你才是,别还没走到尽头就倒下了。”

  叶修笑笑:“作为你陪我这一段路程的报答,我将我的好运赠予你吧。那么,祝你好运了。”

  老魏微微摇了摇尾巴:“你那点微薄的好运能顶什么用。不过谢谢了叶修小子。”

  包子哭得稀里哗啦的,黄少天对着老魏离开的身影大吼:“我会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你的魏老大!”

  叶修把自己的好运送给老魏的第二天,就无缘无故的在平地上摔了一跤,把膝盖都蹭破了。

  “叶修你也太不中用了这么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平地你也能摔跤真是要你何用你这样能顺利跨越森林吗我真的很怀疑啊。”黄少天坐在叶修旁边冷嘲热讽的说个不停,被喻文州咬着脖子拖开了。苏沐橙忧郁的看着叶修,叶修对她笑笑:“是我自己没注意而已。”苏沐橙拍拍翅膀,轻啄了叶修一下后飞上了树枝,和莫凡站在一起。

  韩文清把草药敷上叶修的膝盖,又裹上绷带:“伤的是膝盖,会影响到走路,恐怕这几天进程会慢一点。”

  叶修满不在乎道:“那就走慢点,看看风景呗。”

  韩文清把他扶起来,迟疑一下道:"这是因为……把好运给了老魏的原因吗?”

  叶修笑笑:“想什么呢精灵先生,快带路吧。”

  这样子又走了十几天的感觉吧,韩文清按照人类的历法这么算的。

  “给你添麻烦了。”林敬言吐着信子道:“剩下的路请继续加油吧。”

  方锐扒拉着叶修的大腿,哼哼着说:“以后我的洞就不会再给别人踩扁了。”

  叶修轻弹了一下他的额头,把他从自己腿上弹下去:“真是遗憾的事情,那你的挖掘技术不是不能提高了吗?”他笑着把方锐抱起来,放在林敬言背上:“你们两个相互照应着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为了感谢你们的陪伴,我把我的力气给你吧方锐,别拖老林后腿了。”

  方锐气的要朝叶修扑过去,却一下子摔下了林敬言的背。林敬言用尾巴接住他,慢慢的把他卷起来。“非常谢谢你,叶修。希望你能顺利的到达目的地。”说着,就背着方锐走了。

  第三个走的是张佳乐和孙哲平。

  “老孙的手臂不太好。”张佳乐忧郁的晃晃尾巴:“我希望找个地方让他待的舒服一点。”

  孙哲平坐在他旁边,用厚重的手掌摸摸张佳乐的头,但没控制住力道,把张佳乐的头一下子按低了下去。

  叶修点点头:“说的也是。”他捧起张佳乐的脸,用力往两边拉了拉:“乐乐你也开心点,笑起来的狐狸才好看。”张佳乐吃痛的挣脱开他,孙哲平把他拉进他毛茸茸的怀里,再次用力过猛,张佳乐被他的大肚子撞的有点头晕。“我本来想将我的智慧送给你,因为你实在是笨笨的。”叶修看着张佳乐笑着说:“既然这样,我就将我的一只手送给老孙吧,你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慢慢修养,直到伤病好起来吧。”

  张佳乐很感动的凑上前,舔了舔叶修的脸:“虽然你平时说话总是惹火我,不过还是衷心的祝愿你顺利穿过森林。”

  叶修给出去的是他左手的能力,韩文清现在不得不放慢脚步,走在他左侧,帮他解决需要用左手做的一切事情。要在叶修没力气摘浆果的时候出马,在他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意外出事时及时伸出援手。

  “为什么你能做到?”终于有一天,韩文清忍不住这么问了。

  “能做到什么?”叶修吃着韩文清摘给他的苹果,左手无力的垂在一旁——那只手已经完全用不了了。

  “你是人类,不应该拥有魔法。”韩文清道:“为什么你能把你的手臂,运气,力气给出去?”

  叶修转过头看他:“你知道吗,”他带着笑意:“人类虽然没有魔法,但是我们有比魔法更神奇的东西。”他竖起一根指头,左右摇晃着手上吃了一半的苹果:“人类拥有的情感,是比世界上任何魔法都要强烈的魔力哦。我说出的每句话,希望他们得到的每件礼物,都是我发自内心的祝福。愿望这种东西,会因为人类附加在上面的强烈情感而实现。”他咔擦咬了一口手中的苹果,含糊不清道:“很多东西说出来就会实现,人的执念可以创造奇迹的。”

  韩文清皱起眉头不说话。叶修把吃完的苹果随手一扔:“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你那么漫长的生命,情感这种东西都被时光磨光了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一手搭上韩文清的肩膀:“就是因为我们的生命太短暂,才不得不带着强烈的欲望和情感过每一天,不然时间一过,什么都没了。”

  唐柔是在一个晚上走的,满心的不情愿:“我一找到机会会再次从家里溜出来的。”

  陈果伸出小爪子摸摸她的头安慰道:“叔叔都派了三次猫头鹰出来催你了,还是老实呆在家里吧。”

 唐柔对叶修道:“以后不能和你比试了,再次见面之前别被人打败了。”

  叶修哼了一声:“你看不起我吗。”他仔细的看看唐柔,然后招招手让她过来:“我的打架经验就全给你了,别给我丢脸啊。”

  唐柔头一扭:“那点经验用几年就没了。”说着就朝森林深处蹦跶走了,小尾巴在屁股上面一抖一抖的,头都没回。

  “她是怕回头会哭出来吧。”陈果抱着小爪子道。

  后来黄少天和喻文州也走了,走的时候,黄少天一改话唠的本性,一句话都没说。全程是由喻文州代劳的。“我得带少天离开了,”他笑眯眯道,没说什么废话:“十分遗憾只能陪你到这里,礼物什么的不必再送了,有这一段旅程于我们都是珍贵的回忆。”

  叶修道:“你还是一样冷静呢。”

  喻文州摆摆尾巴:“不,我很悲伤。”

  叶修看向他身后的黄少天,高声道:“我也十分难过,比我更难过的是有人难过的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看我呢。”

  黄少天一下子窜出来冲叶修大喊:“什么最后一面做人说话吉利点行不行我再说我也不是因为离开你才难过我难过的是不能告诉魏老大森林的那一边长什么样子了……”他话说到一半,又被喻文州咬着脖子拖到了一边。

  “但是我不能什么都不给你们。”叶修陈恳的对走回来的喻文州说:“传说人类出生时都会得到神的祝福,如果你愿意,我希望把这份祝福给你们。”

  喻文州低头舔了舔叶修的手:“十分感谢,到了森林的那一边也请替我们多看看。”

  失去了神的祝福的叶修似乎有些不一样,要说哪里不一样,应该是整个人看起来虚弱多了,有时候早上韩文清要叫他好几遍他才起床。

  “不要再把自己的东西给出去了。”韩文清严肃的对躺在地上的叶修说。

  叶修摇摇头:“不行。”他看向韩文清的眼睛,虚弱的笑笑:“我有不得不给的理由。”

   罗辑是和包子一起走的,这让叶修有点意外:“你们两个老是吵架,我还以为你们关系不好。”

  平时大大咧咧的包子这个时候看起来也很悲伤。他挠挠头道:“罗辑太弱了,我得保护他。”

  罗辑涨红了脸对包子吼:“谁要你保护!”他的红眼睛看起来更红了,湿漉漉的似乎要哭起来一样。

   “你对人类的世界感兴趣。”叶修对罗辑道:“那我把我关于人类世界的所有知识给你吧。”  罗辑动了动他的小耳朵:“谢谢你叶修。”

  叶修开始变得健忘,有时候连吃饭都忘了,要韩文清提醒。以前他跟韩文清说的那些关于人类情感的话,也全都不记得了。他开始发呆,看天,自己一个人坐在那里什么都不说。

  韩文清看着他好一会,问道:“还想到森林的那一边去吗?”

  叶修扭过头看他,极其缓慢的点了点头。  只有这件事,无论韩文清问多少次,他都没有忘记自己的答案。

   陈果走的时候,哭的十分伤心。

  “别哭了,”叶修伸出指头揉揉她的小脑袋,很缓慢的组织着自己的语言:“你从一开始就陪伴我,给了我很多鼓励。”

  “可是,”陈果抽噎着:“我没有陪你到最后。”

  叶修笑了:“不一定所有的陪伴都要到最后的,你陪伴过我,这就够了。”他摸摸自己的眼睛,说:“我没剩下什么了,这双眼睛,比松鼠的眼睛看的更远,看的更仔细,就给你吧。”

  陈果惊恐着后退:“不可以,我不能要,没有了眼睛的你该怎么办呢?”

  “我很快就不需要了。”叶修握了握她的小爪子:“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就收下吧。”

  韩文清听叶修说完这句话,不知怎么的心就往下一沉。

  叶修开始看不清东西,韩文清找了根木棍,一人抓着一头慢慢走着。苏沐橙看叶修的眼神越来越担忧,莫凡还是一言不发的跟在他们身侧。

  叶修是主动提出让苏沐橙走的。

  “你知道,我很想一直陪伴你,可是我做不到。”那天,苏沐橙像以前那样停在叶修肩膀时,叶修突然开口这么说道:“而且现在你身边,有了可以代替我一直陪你的人。”

  苏沐橙把自己贴在叶修的脸边,全身的毛都垂头丧气的服帖下来。

  “你别哭啊,”叶修笑了起来:“没什么好悲伤的,迟早的事不是吗?”

  苏沐橙开口道:“那等我陪你走到终点,再离开吧。”

  “不。”叶修拒绝道:“到那个时候你就不会想走了。”

  苏沐橙沉默下来,把身子贴的更紧了。

  叶修叹了口气:“走吧沐橙,你可以开始新的生活,而我到此为止了。”

  苏沐橙紧紧的贴着叶修,小声道:“遇上你我很高兴。”

  叶修闭上眼:“嗯,我也是。”

  “答应我最后一件事情。”苏沐橙说:“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别给我。”

  叶修笑道:“我的陪伴已经全部给了你。”

  那之后的第二天凌晨,苏沐橙和莫凡走了。

  现在,只剩下叶修和韩文清了。

  叶修的眼睛看不见了,说话声音都变得虚弱,左手也动不了了,走着走着还会摔跤。韩文清放弃了木棍,直接背起他走。到点给他摘浆果,晚上看着他睡觉。因为怕他出意外,韩文清后来干脆搂着他一起睡了。

  “老韩,觉得我麻烦不?”叶修有时候靠着树干问韩文清。韩文清摇摇头,想起来他看不见,又加上一句:“不麻烦。”

  因为叶修看不见了,韩文清开始给他描述森林里都是什么样子的,遇上了什么样子的花花草草和小动物。在一开始,他只会说:“前面有条溪。”“那边有只兔子。”“你左手边是一棵杉树。”后来在叶修的抗议下,才渐渐加上了形容词,话也被迫多了起来。他有时候发现,自己对着叶修可以很能说,但是对着其他动物,又完全没有了说话的欲望。

  为什么呢?

  韩文清没来得及去想,因为终点快到了。

  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叶修的时候,叶修没有他想象中高兴。韩文清觉得大概他只是虚弱的高兴不起来了吧。

  “你这个样子,就算穿越过去了,能干什么呢?”韩文清问趴在他大腿上的叶修。

  叶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老韩,以前的那些人,为什么都没有穿过这片森林?”

  韩文清道:“因为它对于你们人类来说,需要的时间太长了。孤独,寂寞,自己制造的恐惧,那些人都是死于这些。”

  “是么。”叶修张着空洞的眼神看向天空,咧咧嘴:“那我还算是幸运的啊。”

  然后那一天,终于来了。韩文清背着叶修,站在了森林出口的位置。

  韩文清把叶修放下来,对叶修道:“往前再走一步,就可以走出去了,我想你希望由自己走这一步。”

   叶修伸手感受了一下,不同于森林里的凉意,此时从森林外面争先恐后涌进来的来自于阳光的热量迅速将他包围了。他笑笑:“好舒服的阳光啊。”

  韩文清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刚好叶修这时候也望了过来,两人就这样无言的对望着。

  “可以的话,还想再看一次你的脸啊。”叶修笑笑。

  韩文清说:“我的任务结束了,你成功了。出去吧人类,你将看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老韩,”叶修叫住他:“你能先别走,过来一下吗?”

  韩文清狐疑的走了过去,心底渐渐开始不安起来:为什么叶修不动都不动?

  叶修慢慢的转身面向韩文清,韩文清清楚的听到了空气中传来一声轻微的咔擦声,像是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怎么了。”韩文清皱眉问道:“礼物的话就免了,你好好活下去就可以了。”

  叶修眯起眼睛笑道:“我从一开始就活不下去的,老韩你忘了?”他的笑容持续扩大:“我把关于人类的知识都给了小罗辑,但是有一样事情,跟我是不是人类无关。无论我是什么生物,都将拥有的一样东西,现在我把它给你。”

  韩文清看着叶修举手拉开自己的衣襟,那些咔擦声又响了起来。

  咔擦咔擦

  一下下,细细密密的响彻在韩文清脑海里。

  “人类你在干嘛?”韩文清觉得自己手有点抖,他狠狠的握起了拳。

  叶修从他的衣襟里,掏出了一颗心。

  韩文清觉得自己心底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炸开了:“叶修!”

  “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叶修笑的很开心:“你让我进入这片森林里,带我到这里来,我很感激,但我一开始不知道还能给你什么,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了。可是最近,我突然想到了。

  你的生命,像时间一样漫长,无论是谁都无法陪你到最后。

  这片森林的时间即便是静止的,也无法保证能一直陪你到尽头。

  但是有一样东西,无论经过多久都不会过期,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消失。

  我把我的爱给你。

  我的心会永远陪你,所以,别把自己再禁锢在这座静止的森林里了,到外面去看看吧,去看看对面的世界。

  我的尽头就到这里了,但是老韩,你的尽头还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所以这颗心,就代替我陪你,到那个很远很远的尽头吧。

  看到了那里的风景后,别忘了说给我听啊。”

  韩文清朝叶修扑去,想把他搂进怀里,但他一碰叶修,叶修就噼里啪啦的开始碎裂。韩文清惊恐的看着叶修的脸一点点的裂开。他还是在笑,像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一样,眼睛弯弯的,一张下流的脸却笑得人畜无害。

  叶修轻轻的把他的心放在韩文清怀里,然后慢慢的往后踏了一步。韩文清就这样看着他噼啪一声,在阳光里碎成了粉末,亮晶晶的折射着阳光,被风一吹就散了。

  偌大的森林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安静的韩文清都听得见他已经忽略千年的心跳声,再度响起。

  韩文清回头望着他和叶修一起走过来的那条路,幽幽暗暗,曲曲折折,他们一起并肩走过的路。

  然后,韩文清头也不回的,向着森林外面走了出去。

  故事都这里就结束了。但是故事的结局,我们还不知道。因为精灵还没有走到他生命的尽头。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知道的是,以后的路,他将一个人继续走下去,

  带着那颗永远陪伴他的心。

-The End-

向我最喜欢的童话《快乐王子》和《坚定的锡兵》致敬

以及灵感也是来自于这两篇,和《XXXholic》

咦,不小心把十年结局写出来了

评论 ( 21 )
热度 ( 63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