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拾陆

前方预告:微量莫橙  

【拾陆】

  苏沐橙张着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叶修直起腰问她:“怎么了?”苏沐橙干笑两声:“你说怎么了……还能怎么了,根本测不出的吧?”

  叶修哦了一声:“为什么?”

  苏沐橙深吸一口气:“每个人都知道的啊,说是妖界和人界之间只隔着一个阻隔,但是根本不是同一个空间的好吗。再说要是凭借人力能测得出来,那个剎海底下的缺口当年就不会莫名其妙的被打开了吧?”

  叶修笑笑,一屁股坐在草地上看着她:“首先,既然有阻隔的存在,那就说明可以找得到的吧?”他看苏沐橙想说话,举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其次,你刚说到剎海那个缺口,谁打开的尚且不提,我们连它什么时候打开的都不知道吧,也是它有一天突然间被别人打开了,我们才知道有妖魔的存在的。”山风掀起他的刘海,苏沐橙听着他的声音在风中起起伏伏:“说实话,你不觉得我们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吗?许多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在最后都被归结为‘天’。灵力哪里来的,‘天’赐的;变异的动物们怎么出现的,因为妖魔带上来的妖气;妖魔哪里来的,妖界来的;怎么来的,阻隔被打开了一个缺口;怎么打开的?不知道,大概是天吧。每次都是这样,你不觉得特别没意思吗,好像那个所谓的世间的既定规律把一切都规定好了,我们只要这样什么都一知半解的过下去就好了。”

  苏沐橙站在他面前,笑着看着叶修:“那么,我大概弄清楚你想干什么了。如果今天我们真的能探测到那个阻隔的话,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找到通向妖界的路,打破这个阻隔的办法说不定也想的出来。然后呢?万一被那边发现了怎么办?”

  叶修眯起眼:“我对打仗实在是有些厌烦了,而且看妖界那边也有些坐不住了,既然大家都这么没耐心,就速战速决吧。”

  苏沐橙正色道:“我会帮你的,不管什么时候。”

  叶修点点头:“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苏沐橙有些紧张的扛起火炮,两人严阵以待的看着那五根探测器,气氛一下气沉重下来。然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动。

  “你倒是开啊?”苏沐橙忍不住开了口。

  “我不会用啊!”叶修手忙脚乱的在探测器上找着开关:“这跟我五年前用的那些不一样啊,肖时钦是不是改良过了?”

  苏沐橙翻了个白眼,把火炮放下道:“装的跟会用一样,让开我来。”

  她走到探测器前面,握住中间那根探测器的圆环拧了一圈,看到四周四根上面镶嵌的灵石依次亮起光以后立刻松了手后退几步,看着咒文也不断浮现出光芒。两人举起武器围住那小范围的探测器,做出了战斗姿态。苏沐橙小声道:“灵力探测连不同的空间都能探测的到吗,要是被反向操作了怎么办?”叶修点头:“当然,不然剎海底下那个是怎么封印上的。范围定的这么小应该没事。”

  他话音一落,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不知道等了多久,探测器始终没有反应。就在苏沐橙已经笃定这次探测失败了以后,中间的探测器上面嵌的灵石一下子亮起了光,但只是剧烈的亮了一下后就开始一闪一闪的,似乎随时要暗下去的样子。苏沐橙喊了叶修一声:“监测到了!但灵石里保存的灵力不够用,估计只是触碰到表面而已。”叶修啧了一声,伸手握住其中两根探测器,苏沐橙也一把握上另外两根。二人的灵力通过探测器上安装的灵石灌输到探测器里,源源不断的涌入地下。叶修才灌输了那么一小会,就觉得眼前开始阵阵发黑,太阳穴跳个不停,手脚都开始发软,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他咬着牙闭了闭眼,结果一瞬间,感觉心脏被人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眼前一闪而过一副地狱般的景象,烈火在燃烧,几个人形般的怪物凄厉的尖叫着冲他伸出了手,只在那一瞬间——

  “叶修?叶修!你怎么了?”苏沐橙的声音适时响起,叶修睁开眼,发现自己坐在地上,双手已经离开了探测器,全身都是汗。苏沐橙一脸担忧的扶着他。叶修抬起头,看见最中间的那根探测器已经不亮了。他清清嗓子,感觉那声尖叫还残留在耳畔。他努力克服还残留着的眩晕感,问苏沐橙道:“什么情况刚才?”

  苏沐橙回答:“不行,似乎被反弹了。什么结果都没留下。”

  叶修点点头,心想果然没那么容易。他站起身来,拿起千机伞对苏沐橙道:“重新打开探测器,我在这里开个传送阵。”

  苏沐橙惊讶道:“传送阵?传送什么?”

  叶修感觉头脑还是有点不清醒,一边想着自己不是晕糊涂了吧一边扶上其中一个探测器:“这玩意虽然跟五年前的不大一样,原理还是相同的吧,通过储存在灵石中的灵力催动咒文放出灵力,感应到额外的灵力波动后中间那根探测器的灵石亮起。”他开始学习黄少天的话唠,试图边说话边逼自己思考起来,脑袋实在太晕了:“那如果我……在这根探测器上加一个传送阵。再像刚才那样一触碰到那个阻隔时,你就对着传送阵攻击,攻击就会被送到那个阻隔那里去。”

  “然后阻隔就会做出反应,就必然会造成比刚才静止不动时更大的灵力波动,那探测器就可以监测到。而我的攻击是在这边做出的,不会发生误判。”苏沐橙点点头:“听上去似乎可以。”

  叶修点头:“那就开始吧。”

  说着,苏沐橙重新打开了探测器,然后跃身跳上一旁的一块石头,举起火炮对准传送阵。叶修放下的传送阵在探测器下方不断转动发出光芒。等待的时间跟刚才差不多,中间那根探测器的灵石一亮起,叶修就大喝一声:“就是现在。”苏沐橙几乎是同时扛起火炮对准那个传送阵就是一击,她很巧妙的控制了攻击的范围,没有超出传送阵一分一毫。攻击的火光在传送阵上一闪就不见了,只一瞬间,原本插放探测器的土地就被爆炸掀了起来,叶修抬手挡了一下飞溅过来的泥块,随后走上前捡起那根亮着光的监测器:“这就是探测到了的意思吗?”

  苏沐橙松了一口气:“没错。”她跳下岩石收拾起在地上散乱一堆的探测器:“你要不要回去喝点水休息一下,我去雷霆找人把监测结果打出来。”叶修道:“我跟你去。”

  下山的时候被山风一吹,叶修感觉清醒了不少。他看看走在一旁的苏沐橙,突然问道:“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景象?”

  苏沐橙疑惑的回头问道:“看到什么了?”

  叶修摆摆手:“没事了。”

  苏沐橙从监测单上抠了一块灵石下来,交给了雷霆的工作人员。叶修在雷霆分部的大厅里踱着步,嘴里感叹不停:“这大厅多亮堂啊,啧啧啧,还只是个分部,肖时钦这些年和联盟合作捞了不少钱啊?”苏沐橙快手取了监测单走回他身边,一边把单子给他一边道:“说话小心点,这可是人家的地头。”叶修接过单子扫了一眼,就知道自己的猜想八成是靠谱的:范围基本上与自己设定的一模一样,但是强度简直超越了迄今为止看过的所有灵力波动。但由于是反向操作,地图上没有显示,只能拿到数值。

  叶修把监测单收好,对苏沐橙道:“我们回去吧,等老韩回来跟他说一下这个事情。”

  他们二人掉头往家里走,结果一打开门,就看见韩文清已经在里面了,正抱着手黑着脸看着地上坐着的一个人,张新杰张佳乐和林敬言三人围桌而坐,很自来熟的喝着茶。叶修顺着韩文清视线看过去:一个年轻人被五花大绑的扔在角落,死死地盯着他和韩文清看,嘴角还青了一块。在苏沐橙进来的时候,那人目光很明显的愣了一下。叶修和苏沐橙一进屋,感觉小小的屋子变得更小了。

  张佳乐一看见叶修就挥挥手:“来来来老叶,随便坐啊别客气。”

  叶修嫌弃的挥挥手:“滚蛋,这里是谁地盘啊。”他走到韩文清背后跟着韩文清一起看向那个少年:“这哪里来的?”

  苏沐橙一看到那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扭头问林敬言:“什么情况这是,你们抓的?”

  林敬言点点头:“事情办完后老韩说来找你们,我们几个就一起过来了,随便看看老叶。一开始还没发现他的,是他自己触动了你们放置在外面的那个陷阱,动静想起来我们才留意到。”

  张佳乐摇头道:“你别说,这家伙真挺不错的。他可灵活了,一开始抓都抓不住。要不是老韩靠着他那一张脸……我是说靠着他的实力,把这家伙给吓了一跳,还没那么容易就把他给抓住了。”

  叶修回头斜眼看他:“这不是老韩的问题,是你的问题,就是你老了,哪里找那么多借口。”

  苏沐橙哈哈哈就笑了出来,跑过去蹲在那少年前面说:“我搞什么陷阱都没用啊,下次直接花钱雇俩门神就得了。诶你被揍的爽不爽?”

  那人白了她一眼,扭过头去不理她。韩文清说了一句:“你认识?那交给你了。”就过去桌子那边了。叶修和张佳乐已经吵开了,背景音一片乱糟糟的吵闹声。苏沐橙把手搭在自己膝盖上,看着那人笑眯眯道笑眯眯道:“这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啊,霸图军的几个老大亲自出马揍你,一般人求都求不来。”

  那人瞪了苏沐橙一眼,压低声音道:“你快把东西还给我!”

  “哎哟哎哟被抓了你还这么嚣张啊?”叶修突然窜了出来,一手扶墙一手叉腰,格外嚣张的俯视着那个少年:“老韩你们霸图都有啥私刑,亮出来让他见识见识。”

  韩文清喝了口茶:“霸图从来不用私刑,一直都是公开行刑。”

  叶修把衣袖撸起来:“那就哥亲自来好了。”他刚装模作样的撸了一边袖子,那名少年却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挣脱绳子,抢先一拳挥向叶修。

  叶修挑挑眉,侧身让过,单手抓住他的拳头一个拧身,就制住了他手上的动作。但那人也不慌张,顺势向后一推,另一只手就招呼上来了。苏沐橙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让开空间让这两人过起招来,还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把瓜子和张佳乐两人磕起来,全然一副看戏的架势。

  那人见其他几人没有上来帮忙的意思,虽然知道自己被小瞧了,但也只能憋着一肚子火找退路。叶修偏偏不给他这个机会,一个劲的把他往屋子里堵。最后趁他不注意一个绊脚将他摔倒在地,拍拍手喘了口气:“小伙子功夫不错啊,是个练家子的,干啥要偷东西呢?”

  那人撑起身,愤怒的冲叶修大喊:“我不是小偷,我是来拿回我的东西的,偷东西的是她!”说着就指向苏沐橙。

  苏沐橙见众人都望向自己,耸耸肩道:“我没偷啊,我是抢的。再说他本来就是拾荒的嘛,抢来抢去不是很正常么。”

  叶修有些惊讶的看向还坐在地上的那人:“你拾荒的?不是盗贼么?”

  张新杰也有些讶异:“现在还有人拾荒?”

  所谓拾荒,不外乎就是在猎人们猎杀时趁机跑上去动手割去异种的一部分的职业。哪里值钱割哪里,so easy。一般拾荒的人下手都很快,眼光毒辣,实力过硬,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可也是因为要求太高,而且一直不为人称道,加上联盟有意整顿,慢慢的也没什么人做了。在刚恢复和平的那几年,这个职业曾经一度风行。后来就渐渐淡出社会了。

  那人看了他们一眼,态度冷淡没什么表情:“嗯。”

  韩文清皱眉道:“那你干嘛鬼鬼祟祟的在人家屋子外面。”

  那人一提起这个似乎异常愤怒:“是我想的吗?这女人自己跟我说想拿回去就自己来她屋子找她,结果在外面搞那么多陷阱,我不小心一点不得死在外面吗?”

  苏沐橙拍干净手上的瓜子屑,喝了口茶:“我在锻炼你啊,你自己实力不够。”

  叶修咳了两声,对苏沐橙道:“好了不闹了,去把东西还给他,反正我们也要走了。”苏沐橙朝他挤挤脸,很干脆的对着还坐在地上的那人道:“跟我来呗,东西在仓库。”

  苏沐橙和那人走后,叶修一把坐在椅子上给自己倒了杯茶:“说说看,你们今天上午都调查出了什么结果?”

  张新杰把大致情况讲了一遍,还拿出了那处焦黑泥地上收集的泥土给叶修看:“除了村子里那一处,山里面也发现了一处。”叶修闻了闻那些泥土,皱眉道:“一股子硫磺味。你的意思是,最早开始在北山上的那处灵力波动没有发现这种类似的痕迹,所以根本没有妖魔出现?那为什么会有第一次的灵力波动?”

  张佳乐把下巴搭在桌子上道:“谁知道,我们也想不通。”

  林敬言道:“其实……你们不觉得这很像是一种试验吗?”

  韩文清扭过头看他:“试验?”

  林敬言摸摸鼻子:“我也说不好,就只是这么觉得。你看,第一次没出来第二次却出来了,感觉很像是第一次是试探。”

  叶修点点头:“昨天晚上的那两只,一只不断发光另一只却没有,攻击模式也很默契。感觉就像是发光的那只吸引注意力,另外一只乘机偷袭。”他揉揉太阳穴:“这个先放一边吧,你们听我说……”他把今天和苏沐橙干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一听完韩文清就皱起眉:“简直胡闹!你怎么能一点准备都没做就跑去干这个?”

  叶修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我怎么没做,我不拿了探测器去了吗?”他看韩文清还要教训他,毫不客气的打断道:“你先听我说完啊,这不没出事吗。”他看向自己对面四个人道:“接下来说的就比较严肃了,你们都闭嘴听我说,等我说完才准说话。”他把他和苏沐橙的监测结果放在桌子上,开口道:“好吧,不管多突然反正这结果我们现在是拿到了,凭人力监测那个阻隔是可行的,也就是说,我们不必等到对方进入人界以后才作出反应,而是在那之前就可以行动了。能接触到那个阻隔,就有办法打破它,有办法打破它,就有办法进去。加上刚才老林的推测,其实我觉得挺靠谱的。前几年的战争我们并没有否认妖魔拥有思考能力这一事实,虽然他们的思考能力也没多体现出来。但如果是这样,他们开始尝试突破阻隔到这边来的话,那就意味着第二次战争了。”

  他话音刚落,张佳乐立马开口:“等等等等你说什么?你要进妖界?”

  张新杰摇摇头:“第二次战争我认同,但是进去那个设想不可能,我们没有足够的灵力去打破那个阻隔,再说就算是真的进去了,你要摧毁妖界么?”

  叶修一摊手:“不是我啊,你们不跟我一起去吗?”

  张新杰无奈的沉默了一下,张佳乐瞪着他道:“当然去了。不是,等等,我觉得又被你忽悠的好像真有这么一回事一样。”

  叶修笑道:“本来就真有这么一回事,你以为我说着玩吗?”

  韩文清问道:“那你现在要干嘛。”
  叶修抬头看着天花板,懒洋洋道:“先去找肖时钦,这个事情真要做起来肯定得要他帮忙。然后去联盟找冯老头,把事情跟他说一声。要是真的打起来,联盟不能不存在。再然后……我要回嘉世把我的私事了了。”

  韩文清突然想起件事:“说起嘉世,陶轩被抓了,关押在联盟。”

  叶修直起腰皱着眉看向他:“被抓了,什么时候?”

  韩文清道:“昨天下午,喻文州下的手。剎海那个大范围波动是你搞的鬼?”叶修点点头:“很不幸就是我。”韩文清继续道:“喻文州就是用这个把他弄下去的,陶轩打死没说你可能还活着的事情。”

  叶修叹了口气:“其实这事情最后还是藏不住的。不过这样也好,我不用嘉世联盟两头跑了,直接下地牢去找他好了。”

  韩文清点点头,看向张新杰道:“这次回去霸图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张新杰疑惑的看向他:“那你……”

  韩文清看着叶修道:“我跟着你去找肖时钦。”

  “不行。”叶修直起腰看他:“大敌当前韩将军你要以民生为重啊,你知道局势多紧张吗?”

  韩文清道:“就是知道才陪你去的,嘉世的人不还在找你吗。退一步说,雷霆那边如果需要什么,我可以第一时间让霸图配合,我们两个总部隔得挺近的。”

  叶修急道:“老韩你也找个精致点的理由啊,这是什么理由啊,有需要他不会远程告诉你啊,你们没用灵力感应联系过吗?!”

  韩文清站起身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在你那套理论实践之前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不是么?”

  张新杰赞同的点点头:“这倒是。”

  苏沐橙就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举着手问:“我呢我呢,我做什么?”

  叶修趴在桌子上,把头埋在臂弯里,瓮声瓮气道:“就知道你在外面偷听。”

  苏沐橙跑过去把他拉起来:“我说过陪你的吧?”她身后跟着刚才的那个少年,正一脸满足的清点着包裹里的东西。

  叶修向她身后看了一眼,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那人道:“哎,你叫什么?”

  “莫凡。”那人头都没抬,回答叶修道。

  苏沐橙怀疑的看向叶修:“你要干嘛?”

  叶修用下巴指指莫凡:“刚刚连张佳乐都没发现他,虽然不排除是他老了的原因。”张佳乐一拍桌子怒道:“叶修你是连一点骂我的机会都不放过吗!”叶修朝他点点头,顶着张佳乐的怒吼继续对苏沐橙道:“手上功夫也了得,动作也够快。你对嘉世里面构造熟悉。你们两个如果进嘉世拿什么东西,不还得易如反掌?”

  苏沐橙撩了撩头发,引得莫凡抬头看了她一眼。苏沐橙问叶修道:“拿什么?”莫凡开口道:“拿什么我都不去。”

  苏沐橙回头道:“去啦。”

  莫凡扭头就要出门:“不去。你们的事情跟我没关系。”

  苏沐橙一把扯住他:“哎等等,什么叫我们的事情,这可是关系到天下苍生的大事吧?”

  莫凡抽回手,扭头就往外走:“不去,天下苍生也轮不到我操心。”

  苏沐橙跟上去,看着他的背影问:“可能你就是事情成败的关键诶。再说你天天拾荒,换个事情做不好玩吗?就帮忙拿个东西啦,拿完我仓库里刚刚你看中那个爪子就送你了,怎样?”

  莫凡在门口处停了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从门口照进的阳关把苏沐橙整张脸都照亮了,一双漂亮的杏仁眼在阳光里跟发光似的。他轻咳两声,没再说什么就走了。

  张佳乐小声道:“我赌两顿饭他会来的。”

  林敬言也小声道:“我赌三顿,老叶你赌不赌。”

  叶修痛苦的捂住眼:“赌什么赌,我现在心赌得很。”

  韩文清都过来拍拍他:“姑娘长大了。”

  “你们说什么呢,”苏沐橙返身走向叶修:“他不来,我一个人也完全没问题,你就直接说要拿什么呗。”

  叶修举起已经凉掉的茶一饮而尽,随后道:“我的帅印,当初放在嘉世的房间里没拿出来,帮我拿回来。”

  林敬言看向他:“怎么,你要造反?”

  叶修把手中喝剩的茶杯往桌面上一扣:“怎么可能,以防万一而已。”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