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拾伍

【拾伍】

  韩文清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还没有亮。

  灰蒙蒙的房间让人看什么都像是蒙了一层纱,韩文清眯着眼看了看天花板,想起来他是和叶修苏沐橙回了他们的屋子。

  叶修?

  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往自己旁边看去。叶修枕在他一只胳膊上,一手搭在他胸前,微张着嘴睡的正熟。韩文清看着他陷入熟睡中的脸:嘴角还残留着口水,时不时皱皱鼻子,一副完全放松下来的样子。韩文清看着看着,忍不住凑近了一点,结果叶修突然朝着他翻了个身,势头很猛,两人的额头狠狠的撞在了一起。韩文清嘶了一声,捂着额头感觉自己完全清醒了。叶修倒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往韩文清那边挤了挤继续睡着。

  韩文清感觉到他温热的呼吸吹在自己的脖颈处,不多时就觉得那里变得湿湿潮潮的一块。他忍不住侧过身把叶修搂进了怀里,侧耳细细的听着,有什么在黑暗中隐隐传来的声音。

  扑通。

  是心跳。

  扑通。

  他还活着。韩文清心想。还是抱起来感觉软软的,暖暖的,有心跳的,活人。他没有死,他还活着。

  扑通。

  扑通。

  两人的心跳在黑暗中交织在一起,重叠在一起,有力的跃动着。不再是单个的音符虚弱的好像一飘就走,而是海底深处沉稳有力的深沉和壮观。他们各自单薄的心跳,终于合上了拍。

  叶修这一觉睡的极为踏实,就是感觉床太小了翻身老是不顺畅。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手习惯性的往旁边一搭,结果却扑了个空。叶修一下子坐起来:“老韩?”

  “做什么?”韩文清穿戴整齐的从屏风后面出来,一边调整腰带一边问他。

  叶修的神经一下子又放松下来,他看看窗外:“这什么时辰啊,天都还没亮透。你起的也忒早了吧?”

  韩文清坐在床边看着叶修一个猛砸又倒回床上,说道:“张新杰定的作息时间表,现在都习惯了。”

  叶修夸张的哀叹一声捂住眼睛道:“我的天啊老韩,你这样会失去很多人生的乐趣的。床都不赖的人生还能叫完整的人生吗你告诉我。”

  韩文清哼了一声,把他捂住眼的手扯开:“我看看你那伤怎么样了。”

  叶修在他碰到自己之前就把手移开了,不动声色的躲开韩文清的搜查。他眯起眼朝韩文清笑笑:“多大点事啊,以前又不是没受过伤。”他的左手被完完整整的缠上了绷带,脸上还贴着一块纱布。

  韩文清皱起眉:“不一样,昨天你劈头盖脸的被那血浇了一身,躲都没法躲,烫伤好的慢。还有你胸口那伤,昨天干嘛不让张新杰给你看一下。你快给我起来。”最后那句完全是命令式的口吻,叶修耸耸肩,直起腰坐了起来,把开衫给去了,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胸前的绷带给解开。

  他胸前微微靠右的位置上很醒目的留着一块狰狞的伤疤,伤疤看起来似乎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周边粉红色的新肉都长了出来,簇拥着正中的那块扭曲的伤疤,一眼望过去十分可怖。

  韩文清轻轻用手碰了碰,叶修笑眯眯道:“没骗你吧,都说好了。”

  韩文清的表情却并不轻松,反而有些疑惑:“为什么那么快就好了?”

  叶修一把把衣服穿回去,脸上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我就走了五年,五年啊!老韩你这就想着要改嫁了吗你个不消停的,我伤好了你不高兴么你那是什么鬼疑问啊我真的很受伤……”

  韩文清黑着脸一把把叶修刚刚拆下来的绷带团成一团扔他脸上:“你也知道你走了五年,还有脸说!”

  叶修哈哈笑着把绷带拿开扑了上去:“哈哈哈哎呀我的天,老韩你看看你这幅小媳妇样啊……”

  韩文清顺势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把他给扯进怀里,低头狠狠的咬了他的耳朵一口,叶修嗷的一声喊了出来。韩文清俯下身子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说谁?”

  叶修吃痛的捂住耳朵,嘴上还是不改口:“媳妇你牙也太利了……”

  这时候,苏沐橙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喊着让两个人下去吃饭。叶修推推韩文清道:“你先下去,等下她等不到人又要瞎猜,瞎猜就瞎猜还要来问我,简直是……”

  韩文清笑了一下,扶着叶修的背脊看着他坐好穿鞋,站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临关门前回头问叶修道:“苏沐橙是几岁开始由你带的?”

  叶修头也没抬:“12岁,怎么了。”

  韩文清点点头:“正是思想成形的年纪,难怪了。”

  叶修手上动作顿了一下,一下子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然后他一下子醒悟过来,抬头冲韩文清喊:“滚滚滚快下去!”

  他看着韩文清关了门,听着他下了楼跟苏沐橙打了招呼,才收起脸上的表情,神情凝重的站起来走到桌子前,缓缓的把手上的绷带取下。妖魔的血极烫,昨天他被浇了那么一身,手上脸上都是烫伤,被韩文清急急的拉去给张新杰做了治疗。可是现在,他看着自己的左手臂,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他的左手手臂一片完好,什么烫伤都看不见。叶修眼神有些放空的看向虚空中,不知想着什么,死死的攥紧了手里握着的绷带。

  张新杰斜眼看了看韩文清,轻咳两声:“心情不错?”韩文清嗯了一声,没再说话。一旁的张佳乐啧啧两声,扭头对林敬言小声道:“岂止是不错,我觉得老韩都要飞起来了。”林敬言笑着摇摇头:“你快住嘴,我觉得他已经瞪过来了。”张佳乐缩缩脖子,提步朝村子最里面走去了。

  他们现在在昨天遭受袭击的村子里面,帮助村民进行着休整和清理工作以及调查。张新杰展开新的灵力波动监测单对韩文清道:“这是昨天晚上的那份,很明显看得出,我们发现的那处灵力波动和最开始那张监测单上的灵力波动位置差了好几百米,强度也不一样。但是这个灵力波动可以探测到移动,移动范围都是在山里面。而叶秋……叶修,他们发现的这个则是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村子正中,随后移动过程与叶修提供的相差无几,从村子一路到山里。”

  韩文清接过检测单看了两眼:“两个波动的强度加起来,似乎与最开始的那一个差不多。”

  张新杰点头:“是的,相加的话范围也一样。”

  韩文清收起监测单:“越来越让人搞不懂了啊,村民们有没有说什么?”

  林敬言耸耸肩:“大都差不多,都是说突然间就看见这个一头怪兽在村子里跑来跑去,吃人什么的,没什么特别的。”

  韩文清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到那东西出现的瞬间么?”

  林敬言摇摇头:“当时是晚饭时间,家家都在屋子里,路上根本没什么人。离事发地近的几家人都没了,也没法问啊。”

  张佳乐站在远处一个已经摇摇欲坠的屋顶上看了一会,回过头向韩文清他们招招手。韩文清几人过去一看,是村子中央的那个妖魔出现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圆形的焦黑痕迹留在泥地上,被那个圆包括进去的房屋范围全都碎成了末洒了一地。张佳乐站在房顶上用手比了一比,说道:“范围差不多,就是昨晚那个出来的时候造成的。”

  韩文清皱着眉看着那个圆,道:“我们之前搜查的那个灵力波动,并没有造成任何痕迹。”

  林敬言托着下巴,提出了一个设想:“难道说,只有他们出来的时候,才会出现这个?”

  张佳乐从屋顶上一跃而下,刚好落在那处焦黑地面的中心:“说不通啊老林,以前可没有这些东西啊。”

  “说得通。”韩文清沉着脸回答:“以前他们都是从海里出来的。这是他们第一次从地面上出现。”

张佳乐一下子醒悟过来:“那这个发现还是第一次了?”

韩文清点点头,上前几步,以指尖捻起一小撮焦黑的泥土闻了闻:“……硫磺味。”他扭头对一旁的士兵道:“找东西把这个装一下,到时候拿过去让王杰希看看。”

张佳乐用力踏了踏焦黑的泥土,说道:“感觉没什么不同啊,一点都感受不到来自他们妖界的气息。”

林敬言对他道:“先出来了,这东西还没搞清楚,你别在里面呆那么久。”

“新杰,”韩文清看着张佳乐一边喊着突然觉得好可怕一边跑出那个圆圈,一边问他道:“你说一个人被人捅了个对穿后,半个月能完全好起来吗?”

 张新杰想都没想就回答:“不能,更何况他肯定没接受什么正规的大治疗。”他当然知道韩文清说的是叶修。他斜眼看了看韩文清的反应,继续道:“其实,如果说灵力足够强大加速伤口的愈合,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种灵力如果存在,也该是神的级别了。虽然我不知道那家伙的灵力能有多强,但应该不会到这一个地步。再一个,我想你也感觉到了,我们完全感应不到他。”韩文清点点头。张新杰继续道:“虽然不排除受伤了灵力感应下降的可能性……”

“可以排除了。”韩文清接过话道:“就算受伤了灵力感应下降,昨天的战斗中也能感应到的。可是他昨天根本,就没有用灵力战斗。”

张新杰皱起眉:“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他已经完全没有灵力了?”

韩文清摇摇头:“不至于说完全吧……你找机会好好检查检查他。”他淡淡的看向不远处围在一堆看热闹的村民,继续道:“他不想说的,我逼他也没用。但是不代表我什么都不会做。他不说,那我就自己去查了,等查出来有个什么结果,他再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他话音刚落,就听见那堆村民中爆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在附近的霸图军立马围了上去,人群一散开,一个不知什么生物就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势跑了出来,直直的冲向那个焦黑的范围。

韩文清定睛一看,发现是一条狗,已经开始变异了,肌肉一块块的隆起,牙齿爆出唇外,尖利无比。那只狗动作异常迅速和敏捷,几个闪身躲过霸图军的攻击,跳到了那块焦黑的地面范围里,长啸一声,随后骨头咔咔作响,身形开始暴涨。张佳乐一甩火枪,咔的一声上了膛,趁着那只狗痛苦的变身时,对准它的头就那么一下,动作漂亮的爆了头。

韩文清皱眉对着一旁的霸图军大喊:“疏散人群!封锁村子!”
  张新杰在一旁摇头道:“事情真是越来越麻烦……险些忘了妖魔身上的妖气会使得动物变异,这一带怕是都住不了人了。那个焦黑的地面似乎可以促进动物的变异啊。”韩文清看了他一眼,眉头紧锁,表情越来越沉重。

叶修一手扛着千机伞一手抱着探测器在前面走走停停,苏沐橙背着火炮在后面跟着,走了一会突然笑了出来。叶修回头看她一眼:“你笑什么?”苏沐橙脸上笑意不减:“突然想起小时候你和我哥第一次带我去打异种,说是找只小的给我练练手,结果惹来了一大群。”叶修似乎想起了什么惨痛的回忆,直摇头道:“你哥就是个不靠谱的,事先也不去探探路。”苏沐橙笑出声来:“我一想起你把我夹在胳膊底下逃命的那个样子,就觉得好好笑。”叶修叹了口气:“哪里好笑,我当时真的觉得要死在那里了。想我和你哥当时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居然陪妹妹练手练死在山里,真是说出去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他停住脚步,四处看了看:“就这里吧。”

  他们现在在的地方算是山里面比较开阔的一小块平地,四周长满了不知名的白色小花,风一吹就整片整片的摇摆起来。苏沐橙回头看了看远方:“我们都爬这么高了?”叶修嗯了一声,摆弄起那个探测器。探测器很简单,只是五根手腕粗细的杆子,每根都是一样的造型:中间一块凸起的圆环,上面嵌了一块灵石,一下一下闪着光。杆身上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咒文。因为这是苏沐橙平时用来测量异种痕迹的,可监测范围不广。要是插的相互距离远反而会削弱效果。叶修干脆把范围缩到最小,以此来维持监测力度的最大化。

  苏沐橙看着他插探测器,皱眉道:“你插反了哦。”叶修抬头笑笑:“我知道,故意的。”苏沐橙呆了一下:“你究竟是在做什么实验?”

  叶修狠狠的把探测器插进山地里,四根围成一个小正方形,最后一根插在正中。他扶了扶探测器,确定以及站稳后,拍拍山地对着苏沐橙笑道:“我想找妖魔玩玩。

-TBC-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评论 ( 7 )
热度 ( 16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