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拾肆

【拾肆】

  肖时钦带着戴妍琦直接进了嘉世大厅,孙翔第一个出来迎接:“小事情?那么早就到了。”

  他们要来的消息早就派人传给了嘉世方面,孙翔早早就布置好了等着他们来。

  肖时钦一边脱下身上披的斗篷交给戴妍琦,一边对孙翔道:“是肖时钦不是小事情,雷霆在嘉世的人到了没有?”见孙翔点头后,他拿出那张传给了各大势力的监测单,道:“不兜圈子了。冯长老和喻文州现在来的路上,我就不等他们了,我想先搞清楚这个巨大范围的波动是怎么回事。”

  孙翔沉着脸点点头:“这个我也想搞清楚,我们去会议室谈。”

  肖时钦点点头,扭头向戴妍琦抛下一句:“你在外面等我。”说完就和孙翔进去了。

  戴妍琦抱着肖时钦的斗篷,委屈的向前跟去:“干嘛又丢下我!我……”她话说到一半,就被一旁的邱非拦了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肖时钦的背影消失在会议室门后。戴妍琦看了一眼邱非的着装:“先锋军?刚刚在联盟的时候还不是,刚当上的?”

  邱非没直接回答她,只是向她身后的红木椅子扬扬下巴:“请小姐先在那里稍等片刻吧。”

  戴妍琦扬扬眉毛:“真羡慕你啊,我老大总是不太让我接触这方面的东西,每次都让我在门口候着。对比起来他真是特别特别不看重我。”

  邱非一下子不知道说些什么,竟有些踌躇了。戴妍琦斜眼看了看开始不知所措的邱非一眼,狠狠一把拍在他肩膀上,装模作样的叹气道:“唉,小伙子好好干啊,联盟的未来就压在你肩上了。”说完就转身乖乖的缩在红木椅子里,抬头看着嘉世大厅内部高高的天花板,一言不发。

  会议室里已经有几个人了:陶轩正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几个隶属雷霆的监测员一见到肖时钦,立马站起来问好。陶轩这才抬起头,起身想与肖时钦客套几句。肖时钦摆摆手,转身向着雷霆的人问道:“详细情况说一遍。”

  其中一个点点头,展开一张巨大的图纸摊在会议桌上开始叙述,图纸上面详细记载着这个月嘉世范围内所有的灵力波动。一个人在使用灵力的同时,必然会造成灵力波动,但强度小,范围也小,通常一眼就能识别出来。而在那张巨大的监测单上,除了密密麻麻的小幅度灵力波动以外,有一处突兀的,完全不同于任何一处灵力波动的记载存在。那就是监测单上,在剎海的那一次大范围灵力波动。

  肖时钦点点那处突兀的记载,开口道:“这一次监测单上的灵力波动,时间点都处在我们统计数据的这一天之内,之间相差不会超过半个时辰。而这个波动,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出现了。”他抬头冷冷的看着雷霆的几个人:“为什么不汇报?”

  那几个人立马就跪下了,方才汇报的那人抬头看了一眼陶轩,迟疑了一下对肖时钦道:“并非是我们不报……而是陶大人说不必禀报,我们才不报的。”

  肖时钦诧异的扭头看着陶轩,一旁孙翔冷冷笑了一声:“别说你不知道,连我这个嘉世主帅,都是等着你们雷霆的监测单子出来了以后,才知道的。”肖时钦感觉都有些混乱了:什么意思,陶轩想干嘛?嘉世的军务和文书一向都是分开的他也知道,这是从前叶秋定下的规矩。可是灵力监测这种东西,说是字面上的事务,关系到的可是军方啊。就算这两个人有什么矛盾,也不该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吧?

  陶轩淡淡一笑,朝孙翔先是一拜:“主帅,这件事情,的确是我擅作主张瞒下来的。”他见孙翔板着脸不说话,也没在意。而是大大方方解释起来:“这个监测范围虽大,强度却小。这也是我将其瞒下来的一个原因。如今战争过去8年,正是人心刚稳,可以加快发展的好时机。这个波动的位置如此微妙,刚好在当初缺口的位置上。若是这个时候将此消息说出去,怕是会人心大乱啊。”

  孙翔怒喝一声:“简直胡闹!你也知道这位置如此重要,那还瞒着我?虽然强度小,但要是有个万一,那怎么办!”

  陶轩淡定道:“所以我已让刘皓先行带人出海勘探了,已经确定了封印并无问题。瞒着将军实在抱歉,因为将军军务繁忙,实在不愿意将军为这事烦心,我等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罢了。”

  孙翔眼看就要发作,肖时钦连忙拦了一下:“等等孙翔!现在的重点不是……”

  “陶大人这话说的好轻巧。”

  屋内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震了一下,齐齐扭头朝门口看去,喻文州站在敞开的会议室门口笑眯眯的朝他们挥挥手:“联盟刚聚完,这边又见面了。”他后面是一身湿淋淋的黄少天,和冯长老。

  喻文州朝还跪在地上的几个人看了一眼,肖时钦立马会意,对他们道:“没你们事了,都出去。”

  陶轩咳了一声,对喻文州道:“喻将军何出此言?”

  喻文州笑的一脸阳光灿烂:“当初封印的时候,一个嘉世的叶秋,蓝雨的我和少天,霸图的韩文清,百花的张佳乐孙哲平,微草的王杰希共七个人。嘉世的叶秋死了五年了,不知道嘉世是用什么法子发现封印没问题的?”

  肖时钦接下话道:“没有与封印有关的人在场,是无法感应到封印的,更无法探测封印是否完好无损。”

  陶轩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他咬咬牙道:“我刚刚的话还没说完。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我们在那个地方发现了一大群变异的鱼群。我们认为……”

  孙翔冷哼一声:“异种同时活动?这几率也太低了吧?”

  陶轩道:“是的。这反而说明海下有除那个封印之外的其他异动发生……”

  “有异动发生?那为什么不禀报呢?”喻文州不声不响的堵死了陶轩的退路。

 陶轩看向他:“因为我吃不准啊。这样看来,这个波动想必是海底的封印造成的了?那与封印有关的七个人为什么不提出来,而要把嘉世推到这风口浪尖上?大家同为联盟出力,不至于这样。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迟迟不说话。”

一直看着场合而没有说话的黄少天终于忍不住了:“你这个人烦不烦啊兜兜转转的不又兜回来了吗!”他拍拍自己的衣服:“看到这湿的没有,我刚看完回来,那个封印没出问题,比你都要健康完整的躺在海底呢。什么异动的鱼群也根本不存在!要真如你所说,那那个鱼群现在去了哪里啊。半个月之前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波动,之后不是一直没出事吗,哪个异种会这么无聊纠集一大班兄弟给你搞个波动然后又统统不见啊,你在耍我们吗!”

喻文州看起来都要笑出声了:“少天你把我话都说完了。那我说这个吧,你刚刚说七个人?叶秋不是死了吗,哪来的七个人呢?陶大人你说七个人说的蛮顺口的嘛?”

陶轩紧闭嘴巴不再说话。孙翔已经火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他一把冲过去揪起陶轩的衣领:“海底下有什么东西?你瞒了什么?这可是关系到联盟的大事!”

陶轩死死的看着他,小声的咬牙说道:“我做的一切,也是为了联盟!”
  “好了!”冯长老终于出面了。他一挥衣袖让黄少天分开孙翔和陶轩,开口道:“陶轩让我带回联盟,我要好好审审。孙翔啊,这嘉世可是完全交给你了,要拿稳啊。”

孙翔还是恨恨的看着陶轩,回答道:“我知道了。”

喻文州说怕黄少天得风寒,急急忙忙的又走了。孙翔差人押着陶轩跟冯长老一起回去。肖时钦披上戴妍琦递给他的斗篷,对孙翔道:“我也不知道这样的结果对你是好还是不好,陶轩在嘉世肯定有其党羽,找他们出来还是一笔大工程。现在局势又不稳定,你两头兼顾肯定有困难。”

孙翔不耐烦的挠挠头:“我知道了啊你哪那么多话。”

肖时钦紧了紧斗篷:“你看清局势就好,我先走了,有事就知会一声。”

孙翔摆摆手:“快走吧快走吧,不送你了。”

肖时钦随后与戴妍琦一同离开,嘉世门口立马又恢复了寂静。孙翔一个人站在冰凉的石阶上,看着远处已经开始浮现出点点星光的天幕,身后背对着的是宏伟冰冷的嘉世军营,脸上的表情格外沉重。邱非走到他身后,问了一句:“进去了,不怕着凉?”

孙翔没有动,眼神飘忽不知道在看哪里。他像是自言自语一般道:“我从来不知道这个位置可以这么累人。”

邱非挑眉看了他的背影一会,突然走上前,像刚刚戴妍琦拍他一样狠狠的拍了孙翔的背一巴掌。孙翔被吓了一跳,恼火的回过头:“你干嘛?!”

“你干嘛?”邱非竖起拇指指着自己身后嘉世的大门:“你是主帅吧?”

孙翔皱眉看了他一眼,然后狠狠的拍了他的头一下:“废话吗!”随后像是没听到邱非的抱怨一样,抬头挺胸走回了嘉世。

-TBC-

我知道我错了!说好的日更结果昨天完全没出现!对不起!请收下我的歉意!看我真挚的眼神!

这一章老叶和老韩都没有出场 这绝对不是我坑人 看我真挚的眼神!

我对二翔是有爱的!是有的!感受到了没有!陶轩这么容易就被拿下了吗 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他满满的都是戏!看我真挚的眼神!

明天有朋友要去遥远的异国 我们去给她办欢送宴 所以……但是可以的话一定会更的 看我真挚的眼神!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