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拾贰

【拾贰】

  叶修是第二天凌晨的时候走的。

  东方刚刚透出一点白,草尖上还结着水珠。叶修带着兜帽斗篷,牵着马无声无息的一直走出了镇子,才跨上马背飞驰离开。

  他一路向内陆走,中途只草草休息过两次。在下午的时候抵达了一个靠在山脚下的小村庄。他在马背上远远的望过去,村子后靠山的地方,那小片树林中,如果没变的话,那个小木屋一定还在那里。他笑了笑,拍拍身下的马:“走吧,回家。”

  阳光被树叶割开,零零碎碎的洒在草地上。叶修一步步踏过草地,直到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小木屋才停下来。他眯起眼睛,细细的打量了下那个木屋和木屋周围的环境后,扭头把马栓在了树上。然后举起那把伞,快步向木屋冲去。

  还没走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细微的,机械的咔擦声。叶修头也没回,向前一跃而起后落地侧翻三圈,闪过突然从天而降的几根战矛。然后单手侧翻躲过呼啸着向他撞来的一个大树木桩,破空声还依稀停在耳畔没有消,又是几个火焰星子飞来。叶修把伞抖开将其悉数档下,脚步却不停,直往木屋冲。终于,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似乎有重物直直的砸了下来,叶修及时躲开却也被气浪掀了一下。他堪堪站稳,抬头一看:一个重型火炮直直的立在地上,炮口朝下。一个女孩子蹲在火炮上面无表情的看向他。

  叶修见她似乎还有进一步的动作,连忙掀了兜帽站起来喊:“等等沐橙!是我!”

  苏沐橙立马停了手上动作,死死的盯着叶修看。叶修站在原地看着她,两个人这么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苏沐橙突然从火炮上跳了下来,一把扑到叶修身上。

  叶修没料到她突然扑过来,整个人带着苏沐橙往后摔下去。“等疼啊啊啊啊啊!”叶修刚想说话,就被苏沐橙扯住脸颊两边的皮肤往外拉,还用上了力气,这一下疼的他大叫起来。苏沐橙松了手,脸上浮现出疑惑的表情,喃喃道:“是真的?”

  叶修揉了揉自己的脸,翻了个白眼:“是真的,你从哪里学来的检验方法啊。”他看苏沐橙还是没反应,举起手上的伞挥了挥:“看,千机伞哦,我做出来了。”

  苏沐橙终于像是回过神来一样看着他,然后俯下身狠狠的抱住了他:“欢迎回家。”

  叶修笑着拍拍她:“我回来了。”

  张新杰小跑几步到韩文清身边:“已经和雷霆在这里的分部取得联系,如果有什么异变他们可以第一时间通知我们。”韩文清点点头,扭头看向林敬言,林敬言摇摇头:“我这边还是没有发现,乐乐带人去西面看了。”

  韩文清皱眉道:“我们来之前,雷霆就有人大概巡过一遍了,说什么都没发现。我还以为是他们搜的不够仔细。可是这一上午,连我们也一无所获,这不可能啊。”

  张新杰点点头,再度拿出了那张监测单:“这种强度的确是妖魔会出现的灵力波动,可是只出现了这么一次。从这张单子出来以后到我们与雷霆取得联系,这么一段时间内,再也没有检测到相同的波动。”

  张佳乐似乎远远的喊了一声:“没有!”林敬言叹了口气:“又没有吗?”

  韩文清道:“这很奇怪,它出现了就不可能消失,一定能找得到。除非它又滚回妖界了。”

  张新杰摇摇头:“这更不可能。妖界的缺口只有一个,并且远在剎海。如果封印出问题你一定感觉的到,毕竟你是当年封印的人之一。可是它既然是当年战争的遗留物,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毫无动静,基本的灵力活动都没有?”

  韩文清冷哼一声:“还有一种可能性。”他看着远处的树木,木着脸道:“缺口不只一个,它是刚溜出来的,还没开始活动。”

  叶修一边把马背上的东西卸下来一边问苏沐橙:“你这是干嘛呢,还连环机关,你得罪了什么人吗?”

  苏沐橙哼了一声:“一个贼子最近天天想从我这里偷东西走,被我赶跑好几次了还来,我一时火大就搞了那个。不过我看你都看出来了啊,哪里有破绽?”

  叶修指了指先前被他跳过去的那块草地道:“那里草的颜色有点不一样,而且你是不是实验了几次,好好的土地都焦了几块,一看就有问题。再说你这机关的连环性也忒高了啊,人家偷东西也罪不致死啊。”

  苏沐橙跟在他后面进了屋:“他要是那么容易就能死掉,我也犯不着弄这些陷阱来防着他。”

  叶修把东西往桌上一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是吗,我看你还挺乐在其中的嘛。”

  苏沐橙在桌子旁坐下,拿起茶杯给叶修倒水喝:“凑活吧。”她把手搭在桌子上,看着叶修一饮而尽后才笑眯眯道:“来吧,说说都是怎么回事啊?”

  叶修这几天光解释就解释了好几回,已经锻炼出熟练度了。几句话就把事情大概说了一下。苏沐橙点点头,看着他把包裹里的药一包包取出来:“那你出来以后为什么不跟我联系?我连感应都没感应到你。”

  叶修把东西整理好,扭头看向她道:“我当时就剩一口气了,状态肯定跟以前不一样啊,感应不到是正常的嘛。你呢,你这几年怎么样?”

  苏沐橙把玩着垂在自己胸前的一缕发丝:“没怎样,你出事前不是把我哄去楚姐姐那了吗,后来嘉世的人找了过来,我就跟他们说我不回去了。后来想着自己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去了,就回来了。当了猎人。平时没事去山里打怪玩,日子过得还可以吧。”

  叶修沉默着没接话,苏沐橙道:“你什么表情,我现在可厉害了,比你在嘉世那会赚的都多。”

叶修哼哼两声,问:“嘉世的人没来找你麻烦吧?”

苏沐橙笑笑:“没有,他们连这个地方都不知道。有时候无聊了会去找楚姐姐玩。”她见叶修点了头,开始正色道:“老实说,你突然回来是出事了?”

叶修耸耸肩:“还没,不过形势有点严峻。”他挑着重点给苏沐橙大概说了一下。苏沐橙点点头:“那你回来是为了……”叶修接下去:“你哥以前的那本笔记,对。还记得在哪里吗?”

黄少天扶着船舷往海面上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他回头对老王道:“船老大,你这有水肺吗?”老王点点头:“有啊,客人你是要来这边游泳的?那何必来到这种深海呢,浅海那边景色已经很好了,还安全。”黄少天一边绕过他去船舱里翻找一边回答:“我是个追求刺激的人嘛,单单一个浅海怎么能满足我呢,男子汉就要和狂风暴雨还有滔天巨浪搏斗啊。啊找到了,这水肺能用多久?”

老王一脸担心的看着他:“半个时辰就是极限了,你真的要下去吗,要是出事了我可……”“不用负责不用负责。”黄少天把外衣一脱扔在船上,确认佩剑绑严实了后,一把戴上水肺,声音立马变得模糊起来:“两个时辰内我要是出不来你就回去吧。是两个时辰哦别搞错了,你别半个时辰后就吓的跑回去了啊不然我不给钱哦。”说完,他不等船老大回答就一个起跳,落入水中。

老王的水肺看起来也有一段历史了,用它呼吸感觉连肺里都是一股子陈旧的樟脑丸味道。沉重的皮革压在头上很不好受。黄少天不由得深切的怀念起肖时钦的那些小发明,不管怎样肯定会比这个好用吧。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深吸一口就往深海处游去。他刻意调节了自己的呼吸频率和强度,确保这一点点空气可以支撑他游到一定深度。他也不用游到当年的那个缺口处,只要在能感应到那个缺口的距离就可以了。

差不多,就是这里吧。黄少天停下动作,漂浮在海水中。四周几乎已经看不到海洋生物了。海水带来的沉重压强不断挤压着他在身体附近设下的防护罩。黄少天缓缓抬手,指尖溢出一点微光。随后他手一挥,光芒大盛后又立马归于黑暗。过了几秒,他的脚下,缓慢的,一点一点的,浮现出来一个巨大的法阵。在黑暗的海底忽影忽现,光线随着水波轻轻摇晃。

“看起来你过的还不错嘛。”黄少天自言自语了一句:“还是完完整整的。”他看这里没出什么问题,扭头想往海面上游去,刚游了两下,却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回头死死的盯着那个光线还没消失的法阵不动了。

  在法阵的东南角,有一团阴影静静的盘在那里,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以为只是海底的礁石伸出的一角遮挡了一部分光线。

  “哼,”黄少天轻轻把佩剑冰雨取了下来:“小淘气迷路了吗,这么黑的海底待着不害怕吗,哥哥带你上去玩吧。”

  他话音刚落,法阵的光就熄灭了。四周重新归入寂静。

  苏沐橙在楼下点起炉灶开始做饭,叶修一个人就地坐在杂物间里,看着那个蒙了尘的大箱子发呆。里面装的全是苏沐秋的遗物,当初他和苏沐橙一起把那些东西收拾完了装起来收在这里。他拿起手边的毛巾把那个箱子好好的擦了一遍,然后才打开来。

  其实当年苏沐秋留下来的东西也不算很多,衣服鞋子当年都烧了,留下来的只有几张千机伞的图纸,叶修亲自收起来了,还有一个武器,给苏沐橙了。剩下的,就是一些他当年的研究妖魔时找来的资料,吃饭的专用饭碗,一些他没事捣鼓出来的小玩意。叶修在里面翻出一本笔记本,又把箱子关上了。

  他接着窗户外面的光翻起了本子里的内容:他跟冯长老提出来的那个,打开缺口的不是妖魔可能是天的假设,最早是苏沐秋告诉他的。苏沐秋是个天才,叶修一直这么认为。

  苏沐秋的笔记里写的东西很乱,都是一些他思考时记录下来的思路。叶修连翻了好几页,手忽然停了下来。那一页上,苏沐秋画了两个圆形的平面,平面隔开了三个空间。空间从上往下标识的依次是:天,人,妖。叶修皱着眉头又往后翻了几页,发现都是对于妖魔如何来到人间的猜想。叶修合上笔记本下了楼,刚好苏沐橙往餐桌上摆了两碗面:“吃饭了。”

  叶修嗯了一声,拉开凳子坐下。苏沐橙在他对面坐下后问:“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

  叶修点点头:“大概有个想法,需要实践一次。”

  苏沐橙问:“怎么实践?”

  叶修道:“你既然当了猎人,那手里应该有监测用的工具吧?”苏沐橙点点头:“但是监测范围很小,我都是用来监测陷阱附近的。”叶修夹了一筷子面:“没事,明天借我用用,上山做个试验。”

  苏沐橙哦了一声:“我陪你。”

“小实验而已,中午回来吃饭。”

  “我陪你,明天中午出去吃。”苏沐橙毫不犹豫的反驳道,说完看着她看着叶修:“不答应我东西就不借了。”

  叶修语塞了一下,随后耸耸肩:“好吧,但真的是个小实验而已啊。”

  “没关系,我在一旁看着。”苏沐橙说完,端起碗就开始吃。两个人才吃了没几口,房间的门就被人大力的敲响了。

  “苏小姐!苏小姐在吗!村子里跑出来一个浑身是血的怪物在乱吃人……救命啊苏小姐!”

  苏沐橙和叶修对视一眼,放下手里的碗就立马动身了。

  韩文清见山边日头已经开始下移了,扭头对张新杰道:“收队吧,随便找个地方住一晚,明天再搜搜看。嘉世那边有消息传来吗?”

  张新杰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肖时钦已经抵达嘉世了。”

  张佳乐坐在地上锤着自己已经发软的大腿:“我为什么有一种我们被耍了的感觉,一整天下来什么也没发现啊。”

  林敬言皱眉看向树木深处:“太诡异了这事,从头到尾都很可疑。”

  韩文清点点头:“先收队,然后开个会,讨论……”“将军!”一个人快步跑过来汇报自己的发现:“南面有发现灵力波动!”

  韩文清目光一沉:“出来了吗,所有人准备了!”

  老王焦虑的在船上数着时间:“几个时辰了现在,两个了吗?好像两个半都有了。怎么还不上来啊,那位客人到底是个什么人……”他话音刚落,船边的海面突然炸开,一条黑色的巨蛇高高仰起头对天嘶吼。而他的船上也翻上来一个人,正是黄少天。

  老王看着眼前这一切腿都软了,声音也变形了:“客、客人,这是什么?”黄少天恶狠狠的扯下套在头上的水肺扔在地上,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道:“变异的,吸了足够多的妖气以后变的快跟妖魔一样了。”

  老王手脚并用的往船仓爬去:“得、得离开才行……”“等等,”黄少天举起手上的剑拦住他:“等我干掉它再说。”老王脸色都变了,还想再说什么,可是黄少天早已一个助跑跳了起来。黑蛇伸头朝他叼过来,黄少天身形一转,手上冰雨狠狠的扎进了黑蛇下颚。黑蛇吃痛向后仰去,黄少天顺手抽出冰雨,借着惯性一个跟斗落在黑蛇脑袋上。“花这么多年功夫长这么大却被人一下子干掉真是太对不起你啦!”说完,他一把把冰雨狠狠的插进了黑蛇的头顶,雷电的噼啪声隐隐从冰雨上传来,黑蛇开始受不了的剧烈摇晃着蛇头。黄少天始终稳稳的握住冰雨,围绕着冰雨的雷电终于炸裂开来,黄少天同一时间高高跃起,躲开黑蛇炸开的脑浆,血液和碎骨。黑蛇在空中无力的摇晃了几下,然后重重的拍进了水里。

  老王死死的抱住桅杆才没有被水冲走,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黑蛇死后海面上漂散开的血液,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知道一把剑被人扔上了船,黄少天吃力的翻了进来,对他竖起大拇指道:“帅吧?”

  老王呆立片刻,回答道:“简直酷毙了。”

-TBC-

悠哉的日子结束了……悲伤

还有一点点存货 一天放一点 日更暂时还是有的

不能继续做一个高产的人 我的心 也是很卵痛的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