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拾壹

【拾壹】

  下午的太阳不像中午那样大,但也是明亮亮的晃眼睛。黄少天蹲了一会就觉得热的难受,扭头看着旁边夹着把伞的叶修,顿时觉得人生如此不公平:“你把伞给我移过来点。”叶修往后一缩躲开他伸过来的手:“我拒绝。帮你举着伞我还怎么修了,你快点干完活就能快点下去喝茶。”

  黄少天哼了一声继续手上的活,嘴上却还是不停:“你说你在海底睡了五年起来身上皮肤不应该皱巴巴的么,我看没什么两样啊。那你洗澡不是要洗很久吗,五年没洗澡诶。你头发长了好多你都没有剪吗,你看刘海都遮眼睛了……”

  叶修忍无可忍的把手上砖一扔,伸手扯着黄少天左耳把他硬拉过来,对着他的左耳道:“你在听吧?我说他这么烦人你是怎么忍的啊,要是我就找张新杰给他治治。”黄少天一把挣开他,捂住耳朵就往后退去:“我靠你好狠的心啊看不出来你啊多大的仇啊睡了五年连心都不一样了吗……”

  喻文州呵呵两声:“霸图离蓝雨太远了,去那边好麻烦。”

  “原来你真的有考虑过吗!!!”

  叶修继续手上的活计,只是把伞往黄少天那边移了一下:“说正事,我不在这几年联盟里有没有出什么事?”

  黄少天看起来真是热的够呛,砌屋顶的动作快的跟拆屋顶似的。“如果你说的事情不包括方锐离开呼啸张小花和老林去了霸图呼啸老大成了唐昊百花谷主成了于峰的话,没有。啊还有昨天刚开完联盟会议,一样无聊。”

  叶修继续问:“那妖魔那边呢?”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你不问问老韩?”

  叶修哼了一声:“老韩要是都出事了那联盟估计就要出大事了,请先回答问题好吗黄少?”

  黄少天耸耸肩:“变异的动物还是一样存在,倒是五年里都没有出现新的妖魔了。啊呀如果真的有什么情况我当然会主动告诉你的嘛你……”这一次他没有等叶修骂他,自己先住了口。

  “怎么了?”叶修问。

  “文州忽然切断了通讯。”黄少天皱着眉头揉揉耳朵:“不知道为什么。”

  “将军,雷霆那边刚刚发来这个月的灵力监测。”张新杰拿着张纸走进了韩文清的书房。韩文清头也没抬:“行,放那边。”

  灵力监测是联盟确认安全的二重保障之一。为了确保战争时期已经远离,各大势力会在自己范围内进行灵力监控,来探测是否有妖魔归来的迹象。得出的监控数据会固定每个月上传给联盟方面,这是保障一。而为了保证没有势力弄虚作假,有情况不上报,在盟监视下,由雷霆的肖时钦主持开展的全地区范围内的灵力监测,也会在每个月交给各势力,已方便互相监督,这是保障二。

  这五年都没有出什么大岔子,韩文清就习惯性的选择先放到一边。可是这一次,张新杰举着那张监控单说:“这次你最好看一下。”

  韩文清抬起头,接过来一看就皱起了眉。这个月的灵力监控显示的结果,剎海那边有一次大范围的灵力波动,南山有一次较小的,其余各地小波动共有十余处。

  “怎么回事这个?”韩文清指着监控单上剎海的那处波动问张新杰:“这个范围也太大了吧?”他想起冯长老的话:难道是封印出了问题?

  张新杰回答:“范围虽大,但是强度不够。相比之下,南山那边范围虽小,但强度……可不小。”

  韩文清放下手中的单子:“这个地方正好在那个封印的位置,我有些担心。吩咐下去,我要去嘉世一趟。”这时,张佳乐也敲门进来,手上举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灵石:“老韩,喻文州说找你。”

  韩文清示意他把灵石放桌子上:“怎么了?”

  喻文州的声音传来:“监控单你收到了吧。是不是正打算往嘉世赶?”

  韩文清嗯了一声:“范围太大,所在地又刚好在那处封印附近。不能不在意。”

  那块灵石的光忽闪忽灭,喻文州的声音继续传来:“少天现在在嘉世那边,我打算让他先行去看看,明天我也出发去嘉世。刚跟肖时钦通完讯,他也正往那边赶,连雷霆都没回。不知道冯主席会不会过去。”

  韩文清皱眉:“你是让我先别过去?”

  喻文州道:“对,我想让你去南山看看。那样的强度,我可有段时间没见着了。而且这几个波动……昨天开会的时候没一个人提出来,事情有点不对头。”

  韩文清点点头:“要是一个人不说还能有所怀疑,十几处小地方的波动没一个地方察觉,这太奇怪了。”

  喻文州嗯了一声:“那几个小的轮回会去查看,剩下南山这个,我就是跟你提一下。”

  韩文清回一声知道了就切断了灵力。张新杰看向他:“怎么样,要去吗?”韩文清没回答,而是回问:“你们怎么看。”

  张佳乐耸耸肩,第一个道:“喻文州说的有道理,我也比较在意南山那个。再说那边离咱们近,半天就能到。”

  张新杰也点点头:“如果你还是不放心,可以让张佳乐和林敬言带队去嘉世,我们去南山看看。”

  韩文清沉思了一下,摇摇头:“喻文州都那样说了。不给他面子是一回事,要是放着不管也不行。晚上赶路效率太低,你们两个和林敬言收拾一下,明天一大早上路。”

  叶修和黄少天都快把房顶砌好了才重新收到喻文州的消息。黄少天嗯嗯两声就切断了通讯。叶修看了看太阳,把伞收了放在一边,问道:“他说什么了?”

  黄少天把情况大概的重复了一下,把最后一块瓦拍拍实,然后道:“我明天找艘船出海看一下,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现在情况不明朗,你也不能干些什么。啊对了,我找到你之前发现好像嘉世有人刚出了次海回来,现在一想恐怕跟这个有关系。”

  叶修啧了一声:“刚刚问你有什么特殊情况你不是说没有么!”

  “我一时忘了啊!再说这个我也是刚知道,这个检测结果跟各大势力的监测结果不一样啊。总监测和势力监测中间就差了那么两天,难道这两天就出了这么大的波动,没理由啊?”

  叶修抿了抿嘴,最后道:“明天你出海去,我有事要离开一趟。”

  黄少天大呼小叫起来:“老叶你又要去哪里啊就当我求你了你现在别乱走行不行,我们都在管这个事现在你一个病患也没你用武之地啊。”

  “黄少天我发现你很喜欢强调我现在没用啊?”叶修瞥了他一眼:“你尽管放心好了,现在哥不是联盟的人,不管你们的事。我要管的是你们现在暂时还管不着的事。再说估计嘉世还会派人来找我,待下去我怕给店里添麻烦。啊对了,要是你在这里的这几天大眼来了,就跟他说我很快回来。”

  黄少天看了他一眼,哼哼唧唧的跳下了屋顶。

  黄少天理所应当的在店里住下了,为了掩盖他的身份,他不得不采取叶修提供的策略:“少说话多吃饭”成功避开所有人的怀疑,一吃完饭就缩进屋里不出来。叶修在餐桌上讲了一下自己要暂时离开的事情,“只是请个假并不是辞职哦。”他这样笑眯眯的对陈果说道,成功阻止了陈果要给他开欢送宴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陈果敲开了叶修的门,扔给他一个大包裹。叶修掂了掂:“啥玩意这么重?”

  陈果道:“罗辑给你开的那些药啊,药膏啊什么的。你要记得喝啊,伤还没全好呢不是吗?”

  叶修把包裹放下,侧身让她进来:“也太夸张了吧,我就出去几天啊你给我半年的量?”

  陈果瞪了他一眼:“这就是几天的量!每次给你熬药都要熬好久,这么多药材熬成一碗,你以为容易吗?”她扭头想了想,回头迟疑的问:“你会熬药吧?”

  “我会啊!”叶修苦笑道。他看了看陈果,弯起眼睛笑道:“真是谢谢你了老板娘,让我捡回一条命呢。”

  陈果哼了一声:“你给我好端端的回来,就没算我白救你。”

  乔一帆正准备脱掉鞋袜上床,睡他对面的罗辑立马道:“你要睡了吗,那我出去看吧。”乔一帆回头看了看他,见他膝盖上摊着一本厚厚的书,看样子是刚翻开准备看。“没呢。”乔一帆回答:“什么书啊,这么厚。”

  罗辑笑笑:“学舍借的,类似于词典一样的东西。”

  乔一帆坐到他床边,伸手拿过来翻了两页:“你看了多少了?”

  罗辑伸手在书的旁边比了比:“一点点,五分之一?有了吧。”

  乔一帆点点头,随手一翻翻到妖魔的那一页,一只浑身浴血的怪兽被画在左上角作嘶吼状。罗辑问乔一帆:“你见过真的妖魔吗?”乔一帆摇摇头:“战争结束的时候我才九岁,开始有印象的都是战争后期的事情了。”罗辑点点头:“我也是。”说着他看回书上的图案:“不过这还真可怕,跟那些变异的狼啊蛇啊完全不一样。”就在这时,他们的房门被敲了两下,包子探头进来问:“我做宵夜做多了点,要吃吗?”

  罗辑没好气道:“你还真是够可以的,那么快就饿了吗?”

  “这就是我长的高的诀窍啊。”

  乔一帆帮着包子把东西端进来,给了一碗面给罗辑。三个人坐在床上端着面,围着罗辑的书呲溜溜的吸着面。

  “这是妖魔。”包子看了看书上的插画道,用的是肯定句。

  乔一帆点头:“你见过?”
  包子哼了一声:“那可不,那时我才十几岁,刚好看到一只从山里跑出来。光是远远的看一眼我就觉得心里发虚了。说实在的,真不知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乔一帆也道:“一直以来的说法是,妖魔是世间各种多余的,负面的,消极的产物。对比起天上的神明,二者的存在就像是光明与黑暗一样。

  罗辑撇撇嘴:“要我说,黑暗要作乱,就要让光明来收拾他,我们人类夹在中间算什么啊。”

  乔一帆轻轻碰了他一下:“小声点,让人听见可是大逆不道的。”

  包子耸耸肩:“可是这妖魔是从哪里来的呢?他们也没个名字,比如说这个叫小红那个叫小明的,就统统叫妖魔啊。”

  罗辑单手端碗,空出一只手翻了翻书:“书上没写。我们人类的起源倒是写了,女娲娘娘补天造人,世界则来自于盘古开天辟地。但是盘古从哪里来,女娲从哪里来,三界是怎么分的,妖魔为什么要来到世间,却统统没写。”

  包子举起碗把汤一饮而尽,抹抹嘴道:“连书上都没写,那就更搞不清楚了。只是要是这妖魔再敢来一次,我一定第一个冲上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罗辑瞥了他一眼:“你还说,没准见到他就怂了呢。现在是和平年间,也没机会给你杀了吧?”

  乔一帆沉默半响道:“不一定,凡事都要留有余地。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包子我跟你一样。就算人已不在微草,但该做的事情一样会做。”

  包子拍拍他:“是条汉子!”说完指着罗辑道:“你觉悟不高,还要再修炼修炼,明天早上爬起来跟我做二十个俯卧撑!”

  “等等!俯卧撑跟觉悟有什么关系吗?!”

-TBC-

明天有事去珠海,所以……

最后的三人对话灵感来自进击的巨人 里面三人组的一次对话
评论
热度 ( 17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