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拾

【拾】

  孙翔抱着手看着坐在他对面的邱非。邱非只是一个劲的看着窗外,脸绷的死死的,完全没有要跟他交谈的意思。车厢里很安静,时不时传来窗外传来的车辘滚动声。

  孙翔终于忍不住了:“那个,邱非啊……”

  邱非面无表情的看向他,生硬道:“是,元帅有事?”

  孙翔噎了一下,本来他只是想随便说什么缓和一下气氛,结果邱非这家伙如此刻意保持距离。以前听刘皓说起过,他跟叶秋关系很不错。孙翔挑挑眉,直接开门见山了:“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邱非看了他一眼,垂下眼帘回答:“没有。”

  孙翔本来就是一个性子急躁的人,现在干脆直接把话说开了:“我杀了叶秋,你不恨我吗?”

  邱非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嘴角死死的抿着。手紧紧的拽住袖口,力气之大像是要把布直接撕裂了似的。

  孙翔见他这般反应,心里也猜到了个七七八八。他手撑在床边,托着腮,看向窗外道:“忍什么,恨就恨了。我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邱非冷笑两声,话出口时声音都有点抖:“你连他都能杀,却不会把我怎么样?”

  孙翔斜眼看向他,窗外吹进来的风把他的刘海弄散了:“我知道你不信,但我没抱着杀他的目标去跟他打。那一下我原以为他躲得开。”邱非非常明显的露出鬼才信你的表情。孙翔也没在意,继续道:“我想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邱非问:“什么”

  孙翔耸耸肩:“你想不想进嘉世的先锋军?”

  邱非抬头正视孙翔,沉默不语。换做是以前,要是能进入嘉世旗下精英部队的先锋军,他怕是早就迫不及待的答应了吧。“为什么?”邱非问道。

  孙翔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你的实力在同龄人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以前叶秋说是你年纪太小不让你去,这都五年过去了,你也到年龄了吧?”

  邱非回答:“我没说那个。我问的是,为什么不防着我,还带我来开会?你明知我有可能杀了你吧?”

  孙翔手一挥:“不会,你打不过我。”

  邱非:“……”

  孙翔:“带你来开会是因为,刘皓说他来不了啊,刚好你那时候走过去,我又要找你说放你进先锋军的问题,就带你来了咯。”

  邱非:“……您还挺随心的。”

  叶修一整天都在仓库里乒乒乓乓的不知在做些什么。陈果黑着张脸去找魏琛:“你的好战友在那里搞什么,客人都被吵的不想来了!”

  魏琛呵呵两声:“我怎么知道啊,他又不让人进去。”

  陈果啧了一声,扭头对乔一帆说:“一帆,告诉他,再不出来吃饭晚饭就没了。”

  乔一帆点点头就往后院跑去,刚跑没几步,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后院响起,然后是噼里啪啦砖瓦掉下来的声音。连店里的桌子都震了一下。几人快步跑到后院,看见叶修站在后院里,手上拿着一把伞,有些呆的看着仓库上方。众人顺着他的视线往上看去,也一样呆住了。

  仓库上面的屋顶被轰掉了一大块,烟尘还没有散,时不时的有碎石掉下来。陈果立马朝叶修扑过去,掐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大吼:“叶修!你都干了些什么啊!!!”罗辑也扑了上去:“老板娘他还是个病人你悠着点!”唐柔提起裙子就拉着乔一帆去仓库里抢救货品,包子想了想,大吼一声:“我的汤啊!”就跑了回去。魏琛一个人站在原地,叼着烟斗看着那个洞,好半天才喃喃道:“这个有点厉害啊。”

  罗辑费了老大的劲才把陈果从叶修的身上扒拉下来,叶修一边咳嗽着一边摆手道:“我、我真没想到咳咳咳……”

  陈果黑着脸叉着腰,眼里冒起两串怒火:“限你三句话内解释一下。”

  叶修举了举手上的那把伞,回答道:“我刚在做它,还以为失败了,结果试了一下,”他用下巴指指那个洞:“发现成功了。”

  陈果一巴掌打上他的头:“给我去仓库收拾东西!明天去修屋顶,修不好没饭吃!”
  叶修捂着头就去了。魏琛走上来一把撑开那把伞,仔细的看了看:“你别说,这东西还有点玄机。”

陈果还在气头上,恶狠狠的瞪了一下那把伞:“不就是把普通的伞么。”

魏琛伸手去摸了摸这把伞的伞骨,嘿了一声:“看上去是挺普通的。”他把伞扔回给陈果:“我明天要走了,要买点什么赶紧说。”

陈果看起来有些遗憾:“明天就走了啊,不多住几天么?”

魏琛看看在里面跑出跑进收拾东西的叶修,摇摇头:“不了,有人整天催着我走,烦得要死。”

第二天一大早,魏琛收拾收拾就带着伙计出发了。陈果帮着魏琛的伙计结账,抬头却看叶修拉着魏琛在门口偷偷摸摸的讲了老半天的话,然后才拍拍他让他赶紧走。接着拿着修屋顶的工具进了后院。魏琛则朝陈果摆摆手后,上了马。他对一边的人道:“这次先去蓝雨。”然后一甩马鞭,第一个跑了出去。

半个月让我带东西回来找你。魏琛咬牙切齿的想:叶修你死了算了!

黄少天奉喻文州的命令,一路快骑到了嘉世都城。他看了看日头,决定先找个地方填饱肚子,再趁机找人问问情况。喻文州给他的命令是去嘉世调查,调查什么却没有说,黄少天也没有问。他们两个搭档多年,这点小事不用说也心知肚明:喻文州不点明的话,说明在嘉世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有且只有一件。

黄少天随便找了家酒馆进去,要了点酒菜。刚点完菜,他就拉着身边的小二道:“来来来这位仁兄我看你我今天很有缘分我这里有点事情要打听你知道就说不知道就算了。”

那小二被他突然一下的连珠炮给震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反应,黄少天又接着问:“你们这里这几天过的怎么样?”

小二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很好啊。”

“没什么异常情况?”

“没有啊。”

“真没有?什么平常很要好的两人突然吵起来了或者平时脾气很好的老爷爷突然开口骂人,总之怪异指数很高的事情,没有么?”

小二皱眉想了一下:“真没有。你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街上的守备强了很多。”

黄少天举起酒杯的手顿了一下:“什么?”

  那个小二似乎对这个事情很有意见,说起这个话很多:“对啊,而且来查人查了好几次,也不知道查什么。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和平年代搞那么多作甚?”

  黄少天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想想啊……”小二沉思了一下,随后道:“十天前?我记不清了,就是下暴雨那天开始的。”

  黄少天边向小二道谢边端起酒开始喝,脑子却开始转个不停:什么意思?为什么突然开始就加强守备了,挨家挨户查什么?他边想事情边吃东西,草草填饱了肚子就骑马上路,一路直奔剎海。

  剎海附近倒是没发现什么。黄少天远远的张望了一下,看见有几个人在收整船上的帆布。出过海了吗?黄少天暗暗想到,扭头往镇上跑去。

  租船的码头在哪里?他在街上随便找了个人问道:“哎,你们这里有租船出海的地方吗。”那人回问:“你要什么样的?”

  黄少天想了想,道:“能走比较远距离的,什么样的都可以。”

  那人道:“那你去找老王啊,就前面那个鱼铺。他家船多,还便宜。你要是去码头租,价格还要翻番。”

  黄少天谢过了那人,指尖在左耳处点了一下:“文州?听得到么。”然后就开始向前走去。

  喻文州在那边笑了两声:“听得到,你那里怎么样?”

  黄少天回答:“嘉世不知为什么加强了守备,好像还派人出了一次海。我现在找船去海上看看。”

  喻文州点点头:“那你小心点。”

  黄少天大笑一声:“你以为我是谁,你就放……”他话音刚落,一块瓦从天而降刚好砸在他面前。黄少天一下子止住脚步,抬头向上望去。

  房顶上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刚手滑了一下,没伤着……”那人从屋顶上探出头,立马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少天?怎么不说话?”喻文州皱起眉头喊了黄少天几声。黄少天张大着嘴看着房顶上的叶修,好一会才道:“卧槽,文州,我见鬼了。”说完,他立马反手抽剑,攀着屋檐就翻上了屋顶。

  叶修比他动作快一点,在他上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稳了他昨天做好的那把伞,把伞一挥就朝前冲去。两人在半空快速过了两招后立马分开,站在屋顶上相视无言。黄少天把剑收起来就向叶修跑去:“你他妈……”叶修大吼一声:“别踩那块!”已经迟了,他刚刚砌好的那部分屋顶一个坍塌,黄少天混乱中还抓住了叶修的衣袖,两个人缠在一起摔进了兴欣的仓库里。

“叶修前辈……”乔一帆端着茶水看着从天而降的两人,连话都说不出。

  叶修一把捂住黄少天的嘴,扭头对乔一帆笑笑:“一帆啊,茶水放桌子上吧,谢谢你了。”送走乔一帆,他小声对黄少天吼了一句:“哥刚搭的屋顶!你起来给我搭回去!”

  黄少天一个翻身坐起来,头上的石屑甩了叶修一身:“我靠你真的是叶秋?”

  叶修翻了个白眼:“现在叫叶修。”

  黄少天一边砸吧着嘴一边打量他:“我就说呢你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干掉了,敢情是在这个小旅馆打工啊。叶秋大元帅你何时沦落到这个境界了,这工一打还是五年啊?”

  “去去去,我叫叶修。”叶修推开他凑过来的脑袋,站起来拍拍自己身上的灰:“我是睡了五年,刚醒。”

  黄少天恍然大悟:“哦原来嘉世加强守备是因为你吗?你干了什么事要被抓起来吗?”

  叶修不耐烦的踢了他一脚:“修屋顶,修完屋顶就告诉你怎么回事。这事先别告诉别人,你家喻文州也不能说知道吧。”他看黄少天表情奇怪的站在那里不说话,皱眉道:“怎么了,哑巴了?”

  黄少天指指自己左耳,干笑道:“你这话,说的略晚。”

 -TBC-

今晚不更了 我要看 舌尖上的中国!

今晚还有没有了?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