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玖

【玖】

魏琛还是很厚道的,先去都城买了一堆跟叶修要的东西差不多,只是品相和功能上更差一点的材料回来。叶修也知道他不可能一次买齐所有的,高高兴兴的收下了这些东西,拿着图纸就要回房间。魏琛一把扯住他的后领:“哎哎哎回来,我话还没说完呢。”

叶修又挪回来:“快说快说。”

魏琛哼了一声:“王杰希说过段时间会过来看你。还有那边那小孩以前是微草的,小心点别漏了陷。”

叶修看了那个叫乔一帆的少年一眼:“以前是?他被赶出来了吧,大眼还是这么严格啊。”

魏琛耸耸肩,对他道:“总之,如果你现在还不想被人认出来,就表现的低调一点。”

他这话一说完,叶修就一脸沉痛的看着他:“对不起啊老魏……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实在很难……”

“滚蛋!”

韩文清站在联盟总部荣耀大殿的门口,默默的抬头看了一下它雄伟厚重的门口和雕刻精美的飞檐,微微皱起了眉头。当初联盟刚刚成立的时候还是战争期间,也就是草草找了间看起来比较坚固的大房子,在里面制定决策,安置伤员。现在和平年代,当初那个房子早就被改建了。张新杰见他突然不动了,在他身后说:“总部是所有人的精神寄托,当初大家就是守着它才把战争给打赢下来的。它的位置也处在整个内陆的心脏部位。现在改建的雄伟华丽一点是正常的。”

韩文清回头看了他一眼:“我只是觉得建成这样,太招摇了。”

半年一次的联盟会议,由联盟长老会主席冯宪君主持,当初参与战争的各大势力最高层参加汇报的一项会议。虽然是和平年代,但毕竟联盟根基刚稳,需要加强对于各方面的控制力。因此,虽然各位老大各种不情愿,但还是得乖乖的来开会。

韩文清平时习惯一身戎装,今天难得换了身便服前来,气场却还是强烈的让人下意识的后退几步。负责引导的侍从战战兢兢的在前面引路,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张新杰倒是面无表情的跟在他身后。这两人的衣着一黑一白,看上去简直就像是……

“哈哈哈哈老韩你们两个这么一打扮就跟黑白无常似的啊我的天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今天出门可没带钱袋给你啊……”

喻文州笑眯眯的一拍黄少天,上前一步道:“韩将军,张副将。”韩文清和张新杰也还了个礼。

黄少天往他们身后伸长脖子瞅了瞅:“怎么就你们两个张小花和老林没来么他们两个不是加入了你们霸图吗我都好久没见他们了难道被你关起来了真是可怕啊……”

“张佳乐和林敬言觉得无聊,就不来了。”韩文清回答,却是向着喻文州的方向。

喻文州笑道:“他们倒轻松,说实话我也不想来。”

黄少天耸耸肩:“现在来的人是越来越少了。”他难得的只说了句这么短的话就住口了。四人也统统陷入沉默。

  五年前,叶秋死亡,张佳乐离开百花山谷,林敬言离开呼啸庄。一年后,方锐也离开了呼啸,自那以后不知所踪,呼啸的庄主则成了唐昊。蓝雨的于峰到了百花当了谷主。再然后,不断有人陆陆续续的退出了联盟。毕竟和平年代已经到来,没有必要再过那种把自己的头悬在腰带上的日子。联盟内部也发生了改变,叶秋死亡同年,轮回从一家小小的武馆一跃成为联盟正式军,与嘉世,霸图,蓝雨平起平坐。轮回主将周泽楷,其过硬的实力甚至被人誉为联盟第一人。上一次这么被人称呼的,还是斗神叶秋。

  会议只允许主将参加。韩文清和喻文州踏进会议室的时候,里面人已经齐了,联盟外的鼓楼刚好敲了三下:他一向是踩着点到的。引路的侍从鞠了个躬就退下了。沉重的檀木大门在他们二人身后吱呀一声关上了。

  喻文州还在跟人打着招呼寒暄,韩文清则直接在座位上坐下,一抬眼就看见孙翔坐在对面嘉世主帅的位置上,冷冷的盯着他。韩文清冷哼一声,没再看他。换作是以前,叶秋可能摆着他那张欠揍的脸,腿搭在紫檀木的圆桌上,叼着烟枪死劲嘲讽他吧。

  就算是过了五年,韩文清也把那个人记得很清楚。

  会议的过程和以前一样无聊,冯长老出来说两句场面话,然后大家开始捡些有的没的说一下,总结下来就是:“啥事都没有长老您放心吧。”然后报告着报告着就开始聊起来。以前叶秋在的时候还能把还是百花谷主的张佳乐挑拨的抽出武器就是一顿打,那倒还有点意思。

  “啧。”韩文清皱眉:怎么又在想他。

  他想完这句话,就坐在那里等会议结束,却发现周围静的吓人。他抬头环视一周,发现人人都看着他。“小韩啊……”冯长老迟疑道:“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韩文清才反应过来刚刚那声“啧”说出口了:“没了长老。”

  “哦那就好。”冯长老点点头:“刚说到哪来着……小孙啊,前阵子剎海可闹了阵不小的暴风雨啊。”

  孙翔点点头:“是,不过没造成什么伤亡。”

  冯宪君点点头。

  喻文州悄悄的在桌子底下摊开手掌,快速写了几个字。韩文清瞥了他一眼,扭头装作没看见。在会议室外面等候的黄少天正打着呵欠,忽然看着自己的右手手掌不动了。他的手掌慢慢的浮现出一笔一画,最后看出来是一句话:去嘉世,调查。黄少天立马跳起来就往门口跑去。张新杰奇怪的看看他:“他不等喻文州了?”在他旁边的戴妍琦咦了一声:“这可奇怪了呢。”

  冯宪君最后确定没事情了,宣布道:“散会吧。”

  他话音刚落,靠门近的唐昊和李轩立马夺门而出。韩文清也起身离开,路过楚云秀的时候小声问了一句:“苏沐橙……”

  楚云秀没看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韩文清了然,快步走出会议室。

  他出去的时候,正殿里已经三三两两的聊了起来。这些人大都是当年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现在被各种琐事缠身平时也难得见一次面,好不容易人都到了当然得好好聊聊。韩文清没什么找人聊天的兴致,但张新杰和王杰希倒是聊的很欢快。他也不忍去打扰,就自己倚着柱子等他。

  “小韩?”

  能这么叫他的也就一个人了吧。韩文清转头,礼貌性的一点头:“冯长老。”

  冯宪君笑眯眯的看着他:“等人吗,那先陪我聊聊吧。”

  陶轩看了一眼站在船头的刘皓,问道:“你拿什么借口去告诉孙翔你不去会议的?”

  刘皓冷笑两声:“要什么借口。我就跟他说我不去了,他扭头就带着邱非走了。看来他现在是上道了,想着要自己势力了。”

  陶轩斜眼看了他一下:“邱非肯跟他去?叶秋不是邱非师父么,杀师之仇,那孩子竟会忍?”

  刘皓冷笑一声:“什么师父,叶秋只是指点了他几下,他没有正式拜师。”他从船头下走下来:“大概就是这里了。”陶轩点点头,对手下道:“抛锚。”随后稳步踏上船头,不带一丝情感的看着这片埋葬了叶秋的海域。

  韩文清跟着冯宪君进了一间普通的会客室。冯宪君指指座位:“坐吧。”

  “不了,一会还得回霸图。”韩文清礼貌性的拒绝:“我们开门见山吧。”

  冯宪君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只是点了点头,清清嗓子开口道:“你知道人类为什么会拥有灵力?”

  韩文清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因为妖魔肆虐人间,上天怜悯人类,特将灵力分与人类。”

  冯宪君点点头:“那妖魔为什么会肆虐?”

  韩文清还是不假思索道:“因为三界平衡不稳,妖魔打破妖界与人界之间的阻隔,到人间肆虐。您为什么问这些?”他有些不耐道。这些问题三岁小儿都回答的出,为什么要问他?

  陶轩几次把手伸到海面上释放灵力,都毫无感应。他焦虑的站起来:“怎么回事,你确定是这里?”

  刘皓点点头:“没跑了,我当时用灵力做了标记。”

  陶轩再试了一次,还是无果。他愤怒的站起身,冷声道:“既然你的标记还在,那就不是这片海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他当年布下的封印,已经确确实实不在了。“掉头,回去!加强重兵把守,挨家挨户搜人!”陶轩冲着一边的随从怒吼,然后甩袖回了船舱。刘皓一个人跟了上去。

  “你急也没有用,再说他可能不在嘉世了。”

  陶轩的手指不停的搓着衣袖:“我知道。”

  刘皓看了他一眼,悄悄叹了口气就要告辞,转身离开时却突然被陶轩叫住:“刘皓。”他背对着刘皓,脸上表情阴晴不定:“我从不后悔当初决定杀了他。”

  刘皓点点头,毫不迟疑的回答:“我知道。”

  冯宪君笑笑:“这些问题不是我要问的,是叶秋问的。”他看着韩文清微微变了的脸色,继续道:“在他去世前一年,他曾经一个人来找过我一次。他问的第三个问题是:‘妖魔为什么,可以打破那个阻隔呢?’”

  “他当时说,三界之间的阻隔,在创世之时就已经确立,区区妖魔为什么可以轻而易举的打破他,来到人间肆虐。他认为这个阻隔,是有人故意打破的。”

  韩文清皱眉道:“不可能,什么人能有这个本事去挑战天理?”

  冯宪君把手背在身后,叹了口气:“他说,说不定是天。”他看了看韩文清骤变的脸色,继续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这简直是大逆不道的话了。天定的阻隔,为什么天要打破他?不过叶秋也只是假设。他说,世间有其自定的规则,那是天决定的,称为天理。天做的事,也就是天理了。那么天授意妖魔攻击人类,自然也是天理。”

  韩文清听完这番话,问道:“那他,得出了什么结论?”

  冯宪君回答:“当初战争结束的时候,是你们合力拼死封印了那个阻隔的缺口,阻挡了妖魔的侵入。叶修的意思是,天打破的天理,人力修补还是会过弱,封印是有期限的,时间一过,第二次战争迟早要来。他当时向我提出,出兵妖界,永绝后患。”他看看韩文清,后者脸上说不清是什么情绪:“我当然拒绝了他。毕竟这个想法过于狂妄。再说即便真的讲妖界彻底摧毁,三界的平衡一样被破坏。难道下一次,跟天打吗?”

  韩文清沉默了一会,问:“既然是没谱的事,为什么跟我说。”

  冯宪君道:“不是没谱,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如果这样,照他所说,封印会削弱,第二次战争迟早会来。封印在剎海那边,如果叶秋还在还好办,孙翔太年轻,经验不足,你帮我多看着点。”

  韩文清点点头,转身要走,冯宪君又叫住了他:“如果,假设啊,如果叶秋还活着,你觉得……”

  韩文清打断他,扭头生硬的回答:“我从不考虑如果。”说着就推门而出,再不回头。

-TBC-

贴心如我总是让你们睡前阅读帮助睡眠起床阅读醒脑提神

您的好友【韩文清】已上线

评论 ( 11 )
热度 ( 22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