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捌

【捌】

  陶轩听完手下的报告,点点头没有说话。自从那次剎海异变以后,他就一直心神不宁,还让人加强了巡逻力度。但一连几天都没有搜捕到可疑人物,这让他感到十分奇怪。他摆摆手让手下退下后,副将刘皓却进来了。

  陶轩见是他,松了一口气道:“是你啊,下次进来先敲门。”

  刘皓点点头:“你没事吧?看你这几天焦虑的,别让孙翔怀疑上了。”

  陶轩暴躁的站起身在屋内踱来踱去:“我怎么可能不焦虑,那个封印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叶秋的下落也不见踪影,我又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刘皓皱眉:“可能只是你想多了,封印到一定时间是会削弱了,再说都五年了。他也不可能活下来,孙翔那一下把他捅穿了都。”

  陶轩停下脚步,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面色阴沉的挤出一句:“希望如此。过段时间孙翔去联盟那开例会的时候,你陪我去剎海走一趟。我要确定他死了。”

  虽然那天叶修跟魏琛严肃的预言了第二次战争的来临,但第二天太阳还是照常升起,天还是一样蓝,草还是一样绿,基本来说并没有什么改变或是将要出现改变的先兆。魏琛吃过早饭后就带着两个人手出发了,他的其他手下则继续留在旅馆里休息。微草堂离嘉世范围不远也不近,来回路程要花大半天的时间。正中午的时候,魏琛把马勒停在微草堂门口。

  他向里面走去的时候,刚好看见一个少年背着背囊,神色悲伤的从里面走出来。接着又一个少年边喊着:“一帆!”边追了出来。魏琛奇怪的看了那两人背影一眼,最后扭头看见负手而立的王杰希,站在台阶的最高级上俯视着他。他透过单边眼镜细细的打量着魏琛,长发在脑后紧紧的扎成一束。

  魏琛很明智的忽视了那两个少年的事情,而是抬手向对方打招呼道:“哟王杰希啊,好久不见。”

  真要论起辈分,魏琛虽然人已经不在军中,但王杰希还是要叫他一声前辈的。王杰希朝他做了个揖,就领着他进去了:“魏琛前辈,别来无恙?”

  魏琛摆摆手:“得了别来那套台面上的。”说着就把手里的信物递了过去:“这个,你认识吧,他让我来取东西。”

  王杰希顿了一下,似乎也被这个消息给吓到。但他表现的比魏琛淡定多了:“现在才来找我拿,我还打算过几天大扫除的时候让人拿去扔了呢。”

  叶修早上起来精神不错,罗辑给他看了看,表示恢复良好,可以干活了,但是重活不能碰。如此这般,陈谷就打发他和唐柔去隔壁镇子上那个大集市买点菜。兴欣所在的这个镇子还是小,很多东西都要去隔壁镇子买。除此之外,陈果也觉得让叶修多活动活动比较好,所以干脆让唐柔和叶修步行过去。

  叶修站在大街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对着剎海的方向深嗅一口,扭头对唐柔道:“这地方可真是不错啊。”唐柔也看向剎海的方向,在阳光的照射下海水更是蓝得让人觉得有些晃眼了。

  “是不错。”唐柔笑笑:“可是在这里天天看着,都快没什么感觉了。”

  叶修对着阳光眯起眼:“是嘛,我倒是觉得永远看不腻呢。”

  唐柔耸耸肩,向前走去,抛下一句:“大概是因为你刚来没多久吧,住个几年就不耐烦了。”叶修笑笑没说话,只是跟了上去。

  两人按照陈果给的单子,很快就买齐了一天所需的材料。叶修抱着两大袋蔬菜,最后确认了一次没有缺漏后,招呼唐柔准备走。喊了好几声也不见回应,他急忙跑回去找,结果发现唐柔站在一个铁匠铺子外面一动不动。

  “看什么呢?”叶修站在她身后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唐柔被吓了一跳,连忙推叶修:“对不起我走神了,没事了走吧走吧。”叶修却没转身,而是直接走进去把菜放在桌子上,然后拿起了角落里的一根战矛:“嗯……这个看上去不错啊。”

  唐柔脸一红,那是刚刚她一直盯着看的那根战矛。叶修仔细打量着,虽然不是什么名贵材料打造的,但是在一般的兵器中算是很不错的了。店主擦着汗从内屋出来,看叶修手里拿着战矛,笑道:“要买吗,这个费了我两个月呢。”他话音刚落,就有自卫军急急忙忙跑在街道上大声吼道:“都进屋去,都进去!有变异的山狼跑下山来了!”此言一出,整个集市都爆发出了尖叫声。

  叶修把买菜剩的钱一把拍在桌子上,拿起战矛就塞唐柔怀里,然后抱起刚买的蔬菜就跑。唐柔一手抱着菜一手拎着战矛跟上去:“你、你怎么给买下来了?”

  叶修对着她豪迈一笑,拿出一种酷炫土豪的架势:“你不是喜欢吗,送你了。”

  唐柔震惊的看着他:“…但那是店里的钱啊!”

  叶修:“……回头再还老板娘了。”

  没跑几步,叶修就拉着她一拐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招呼她蹲下。唐柔着急道:“你干嘛?还不快找个餐馆之类的躲起来?”

叶修摆摆手,一把把她拉下来,压低声音道:“以前有出现过这种事情吗?”

唐柔摇摇头。

叶修说:“那就是说你不知道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咯。”

唐柔挑起眉看向他:“你想说什么?”

叶修继续说:“那你怎么知道,躲进室内就是安全的呢?”

唐柔睁大眼:“难道要躲在室外?那得叫那些人赶紧出来啊。”说着就要起身。

叶修一把抓住她胳膊把她拉下来,笑眯眯道:“不,其实你躲哪都不安全。”

唐柔问:“那怎么办?”

叶修把那只战矛往她怀里一塞:“这种时候就只能靠实力说话了,上吧英雄,干死丫。”

魏琛接过王杰希递过来的两张纸,打开那张材料清单草草看了一眼,忍不住破口大骂:“这都是非常名贵的材料好吗!我要上哪去给他搞这些!”王杰希也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缩了回来,脸上一副“不关我事”的表情。

但秉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最后王杰希还是给魏琛提供了一份哪里可以买到这些材料的单子。魏琛粗粗扫了一眼,发现最远的还要跑去霸图那边一个深山里的小村子才能搞到,他开始后悔答应了叶修。王杰希耸耸肩:“你可以先把图纸给他拿回去,材料再慢慢凑齐。”魏琛面目狰狞的把三张纸塞回衣兜里:“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干的,他就先找些低级材料凑合着吧。”

王杰希把魏琛送到门口,在两人分别的时候突然开口道:“魏琛前辈……”

魏琛回头:“嗯?”

王杰希开口道:“帮我向叶秋说,过段时间我会亲自登门拜访,就算偷溜去别的地方也没有用的。不管到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他。”说完,他轻轻撩了撩黑色的衣服下摆,露出里面装着的几个草药袋子。

魏琛被震了一下,悄悄后退两步:“行我会的。”

王杰希点了点头:“那就好,那么,路上小心。”

魏琛上了马,让手下往回赶:“先去嘉世那边的都城,我要在那里买点东西。”手下应了一声,几人立马前进。可是刚出市区,魏琛就招手让他们停下来,看向了一个坐在路边茶馆,漫不经心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少年。“喂,”魏琛喊了他一下:“那个微草的。”

少年被吓了一跳,抬头看向魏琛:“你怎么知道我是微草的?”

魏琛下了马,走到他面前:“刚我去找王杰希,在微草堂外面见到你了。”他看看少年摆在手边的背囊,挑眉问:“你这是要出去云游呢?”

少年摇摇头:“我被赶出微草了。”他眉宇间一股戚戚之色,看起来十分可怜。“您,有什么事吗?”他轻声问魏琛。

  魏琛咳了一声,回答:“是这样,我有个朋友店里最近缺人手,在嘉世那边,是个小旅馆,钱倒是能赚,不过看着也没什么前途了。”他看看那个少年:“我看你也没地方去,刚好她那里缺人,所以想问问你……”

  那个少年笑笑,背起包站起来:“现在哪还有那么多要求呢,谢谢你了。”

“你用过吗?”叶修一边悄悄探头去看外面的动静一边问唐柔。唐柔拿着战矛在手上掂了掂,摇头道:“没有实战过。但是怎么耍我还是会的。”

叶修缩回来:“那就好办。那群自卫军估计靠不住,那畜生一会就会冲过来。我出去吸引它的注意,你从后面下手。直接砍头,不要客气。”

唐柔皱眉看他:“你行吗,不是刚恢复一点么。”

叶修失笑:“你竟然怀疑哥?等下就让你见识一下哥风骚的技巧。”

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人大吼一声:“拦住他!不能让他往居民区跑!”叶修侧耳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回头对唐柔小声道:“准备了。”话音刚落,他就猛地冲了出去。

他突然这么一下冲出来,连那只山狼都吓了一跳,但很快嘶吼着冲叶修冲过来。叶修也不含糊,扭头就往前跑。他跑的很有技术,时快时慢,一直不能摆脱山狼的追捕,山狼却也永远追不上他。唐柔也早就提矛跟了上去,却发现这山狼的体型远远超出她和叶修的预估,这样下去根本没法直接上去一招毙命。她暗暗运起灵力,矛尖开始泛起白光,然后一跃而起踏向一边墙壁,借力再高高跳起,拎起矛尖就朝山狼掷去。哪成想那山狼仿佛成精了一般,竟然收起势头偏头闪过战矛,扭身张嘴朝唐柔咬去。

唐柔人在半空来不及变换身形,眼看山狼的血盆大口近在眼前,却忽然听得叶修在前面喊了一句:“帅哥看这里!”山狼动作明显一顿,紧接着颈间一下子喷出大量鲜血。叶修几个闪身接住唐柔后扭身躲开喷出的血液,动作轻快的不像是一个前不久差点死掉的人。叶修看了看在地上抽搐着快要死去的山狼,轻轻一拍唐柔:“回去拿东西,快走。”说着就带着唐柔快步离开。

出来的时候是上午,这么一折腾,回去的时候竟然快傍晚了。叶修扭头问唐柔:“累不,要不去驿站找辆马车回去。”唐柔摇摇头。叶修看了看她一直提在手上的战矛,笑着问:“很喜欢?”

唐柔嗯了一声:“从小就喜欢,但是爹娘一直不给我买。后来在果果的店里打工,买了也没什么用处。”她斜眼看着叶修从前襟掏出一个烟枪叼上,又翻出两块打火石利落的打着火,最后熟练的深吸一口。“你就不怕果果回去削你?”唐柔还是忍不住问。

叶修笑起来:“要我说,喜欢你就自己争取去买。真正喜欢的东西,哪会管别人怎么说你啊。”说着,他晃晃手上的烟枪:“你说是吧?”

唐柔笑着切了一声:“根本不能比吧这两个?”

叶修耸耸肩:“话说回来,你倒是很有天赋啊,灵力也够强,底子非常好。怎么样,要不要我教你?”

唐柔笑笑:“好啊,等你伤好了说不定还能打一架。”

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讲着话往回走,落日照在剎海海面上,碎成粼粼的金浪。天际间的云层模糊了落日的余晖,天际和海岸连成暖烘烘的一片。叶修眯起眼睛看着,忍不住又再感慨了一次:

“是真的很好看啊。”

 -TBC-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老韩和老叶还见不到面!!!!!!!!!为什么!!!!我也好焦虑!!!!不要问我为什么!!!都是世界的错!!!!!!

评论 ( 12 )
热度 ( 22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