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十年踪迹十年心 柒

【柒】

  叶修的情况一天天好了起来,至少可以下床走路了。他向陈果提出了“我现在啥也没有求老板娘让我在这里打工赚点回家的路费吧。”陈果也答应了。可是现在他连端茶递水都没干过,原因是陈果一见他下床就要骂,搞得叶修出去泡点茶喝都跟做贼似的。

  “罗辑说你还没好!”陈果怒视叶修。后者摆着手后退:“是没好是没好,可是我不应该出去多走走晒晒太阳以帮助我的恢复吗?”陈果回头看向罗辑,罗辑连忙道:“是这样没错,可是我觉得按书上说的再多躺几天才下床比较合适。”叶修争辩:“但我身为店里的员工应该干点活啊。”

“没关系的我是个好老板,等罗辑说可以了我自然会给活给你干。”

“那好吧好老板,你可以帮我买点烟吗?”

“叶修啊!!!!”

“好好好。”叶修不再多话,扭头就往房间里跑去。

陈果哼了一声,到厨房去嘱咐包子:“叶修中午的粥里多放点猪肝。”包子诧异:“他不是不喜欢吃吗?”陈果冷笑:“为了他的身体好,多放点不碍事。”罗辑这时候撩了门帘进来:“老板娘,有个叫魏琛的说要找你。”陈果和包子同时带着一副欣喜的表情回过头,:“老魏?!”

魏琛是一个行商人,架住马车随意往返于各大势力之间,在市井间贩卖一下小东西。他几年前来了兴欣一次,认识了陈果。自那以后,陈果和包子一直拜托他带一些这个海边小镇没有的东西,唐柔倒是表现的兴趣缺缺,不过她同样欢迎老魏的到来,因为能赚钱。

陈果和包子来到大厅,老魏正絮絮叨叨的给唐柔说着什么,手边摆着一个大布包。他扭头见到了陈果和包子,笑呵呵的把布包展开推到他俩面前:“来,看老夫都带了什么好东西给你们!”

陈果和包子迫不及待的拆开布包开始挑拣,罗辑则领着魏琛和他的一众伙计到各自的房间里。陈果翻着翻着,突然一拍脑门:“我差点忘了这个事!”唐柔被她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回事?”陈果急急忙忙跑进房间:自从叶修来了以后她一直跟唐柔睡的。唐柔看着她跑进去捣鼓了一会,然后又跑出来,手上拿着那个叶秋送她的石头:“这个石头从那天起就不再发光了,刚好老魏来,他知道的东西多问问他。”包子抬头:“问罗辑啊。”陈果坐回座位上:“那天问过一次,他也不知道。”唐柔失笑:“移动图书馆都不知道了,老魏怎么会知道?”

“说我什么呢?”魏琛边从楼梯上下来边问道。陈果拿着石头凑上去:“你先帮我看看这个。”老魏边走边接过石头,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不就是普通的灵石嘛,怎么了?”陈果随他在桌子边坐下,说道:“以前都有一点淡淡的光晕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没了。”魏琛把石头抛回给陈果:“保存在里面的灵力溜走了呗。这种东西有什么宝贝的,大街上都是。你要我送你就是。”陈果接下灵石,嗔怪的看了一眼魏琛:“什么啊,这时叶秋送我的。”

“叶秋?!”魏琛手一抖,手上拿着的茶杯茶都泼出去一半。陈果得意的笑笑:“是啊,那可是叶秋……”“老板娘”魏琛打断她的话,一脸严肃道:“仔细说说你什么时候发现那颗石头不亮了的。”

陈果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把那天发现叶修的情形全说了。听完后,魏琛掏出烟枪狠狠的吸了一口:“那个病患呢,带我去看看他。”

陈果领着魏琛上了二楼,敲了敲房间门:“叶修?我进来咯。”她推开门,发现叶修披着外衣盘腿坐在床上,面色惨白,呼吸不稳。陈果急忙跑向他:“怎么回事,你怎么了?”叶修摆摆手:“没事没事,老板娘你怎么来了?”陈果看向门口:“就我一个行商的朋友……老魏你怎么了?”

魏琛紧紧的贴着墙壁,脸上表情活像是见了鬼。陈果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身后的叶修就高兴的大喊了一声:“哎呀这不是老魏吗?”

陈果回头看着叶修下床走向魏琛:“你们认识?”魏琛看叶修靠近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结果被叶修一把揽住肩膀给捞了回来。叶修笑的很开心,眼睛都眯起来了:“认识啊,我们是战友啊!”陈果哦了一声,对老魏道:“难怪你说要上来看他,原来你也知道他出海遇难的事情?”叶修笑眯眯的加重了握着魏琛肩膀的力气,魏琛干笑两声:“知道啊哈哈,现在知道他没事,我也特别开心呢。”陈果看着两人哥俩好的样子,笑道:“世界真的太小了。那你们好好聊聊,一会吃饭叫你们。”说着就出去了,随手带上了门。

老魏一把挣开叶修,后者却一把夺下他手里的烟枪:“靠快给哥吸两口。”他深深的吸了一口,脸上露出一种异常满足的表情。魏琛压低声音冲他吼:“这他妈都是怎么一回事?!”叶修耸耸肩:“什么怎么一回事?”魏琛一把抢回自己的烟枪:“还给我!你不是死了吗?”

叶修坐进椅子里,拍拍另一张让魏琛也坐下:“陶轩说我死了?”魏琛瞪大眼睛看着他:“废话!他还说你有通敌嫌疑,前去质问你的时候被你抢先动手,然后多得孙翔以一人之力击败你,却不慎失手将你击杀,尸体掉进剎海找都找不回来。”叶修笑笑:“怎么,你信了?”

魏琛“啧”了一声:“我不信啊,可是你确实是消失了,全世界都以为你死了!既然你没死,那这五年你跑哪去了?”这回轮到叶修瞪大眼:“五年?”魏琛也呆住了,他哈哈两声:“我的天啊叶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不知道你已经死了五年了?”

“叫我叶修,这才是真名。”叶修皱着眉头道:“我没有死。孙翔向我掷却邪的时候,我抢先他一步在却邪上添加了一个冰阵。”

“冰阵?冰阵只能延缓行动啊?”

“但我的作用对象是我全身,就是说,我用这个冰阵完全的裹住了我的身体,延缓了我整个人的生理机能,达到了一种最接近死亡的状态。那么,只要我不死,我的灵力还在,那这个冰阵就不会消失。也就是说,我会一直睡下去。”

魏琛点点头:“这个冰阵封住的是你全身,所以你需要一点外来力量的刺激来唤醒你。老板娘的那块石头恰巧掉了下去,石头上你自己的灵力与你本身产生了共鸣……可是说不通啊,你把自己冰封起来的时候又想不到有一天会有这颗石头?”

叶修苦笑“我当时想,先脱离战况,之后老韩他们来找我的时候,肯定能感应到我,那就没问题了。我没想到的是,陶轩竟然会封印我。所以你们才没人找得到我。”

魏琛直接失声吼了出来:“他封印你?!”叶修抓起靠垫扔他脸上:“靠,你小声点。”魏琛张大嘴,觉得自己随时要爆发出来:“开、开什么玩笑?他封印你?你把你当那些妖物一般来对待?我靠叶修,我之前只听说你们两个出了点问题,怎么会,他怎么敢?他竟然封印你?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叶修把自己的茶杯递过去:“天啊老魏,喝点水冷静一下。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激动个啥?”

魏琛接过茶杯重重的拍在桌子上:“那你为什么不激动?”叶修起身打开一个小柜子,拿出了一片玉雕成的叶子递给魏琛:“因为我没时间激动。这个你拿着。”

魏琛左看右看也看不出那片叶子有什么不同。叶修瞥了他一眼:“就是个信物而已,我当时身上只剩下这个了。你别看了,拿着它去微草堂,我在王杰希那里存了点东西,是两张纸。图纸你帮我拿回来,然后把材料清单上的东西买齐给我。”魏琛挑眉:“你倒是乐得清闲。告诉我为什么就帮你办。”

叶修端起被魏琛拍在桌上的那只茶杯喝了一口:“陶轩能诬陷我,肯定拿出了所谓的证据。既然我什么都没干过,为什么会有证据就不值得奇怪了。照现在这个情形看,恐怕还会有第二次的战争。你又可以干架了魏琛大将军。”

 

评论
热度 ( 23 )
  1. 君十二Hatikva 转载了此文字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