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ikva

随手写 脑洞释放地

【韩叶】 十年踪迹十年心 陆

【陆】

张新杰抱着一大堆文件快步走进韩文清的书房。韩文清揉揉眉心,抬头看着他问:“这些是什么?”张新杰把文件放在桌子上:“内部元老会议的会议记录和决策建议。”韩文清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那为什么是你来送,那个元老代表呢?”“前天不是被你骂出去了么,不敢来了。”韩文清冷哼一声,把文件甩在桌子上:“一堆什么都不懂的人还在那里指手画脚,简直可笑。”张新杰点点头,把文件复又抱起来:“我知道了,这就拿出去。”

他刚走到门口,韩文清突然叫住他:“前天听嘉世那边的人传回消息说,嘉世高层突然增强了巡逻的人数?”张新杰点点头:“对,两天内还开展了两次搜捕,一次自卫军一次正式军。但不知道在搜捕什么。”韩文清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下,问道:“除此之外呢?”张新杰摇头:“什么也没了。不过,两天内搞两次搜捕,似乎嘉世那边在隐瞒什么。”韩文清道:“知道了,你忙去吧。”

从把那个男子救活以后已经过了三天了。今天早上罗辑下了最后通牒:要是明天还找不到适合做手术的人选,他就押着阮大夫上了。成还是不成,也只能看造化了。陈果被他这话搞得心烦意乱的,自从那天唐柔骗过自卫军后,第二天正式军营也来人搜捕了,还把旅馆的众人都问了个遍。另外两个打杂的又辞职不干了。虽说罗辑答应在店里打工了,可是这么算下来竟然还少了一个人手。还好是淡季,天气热大家也不想出门,才没有过于忙乱。

那个男子醒了好几次,但每次时间都很段,基本上唐柔喂完药他就又晕过去了。陈果甚至怀疑:他该不会是专门醒了来吃药的吧?
  “包子,那人的药快没有了,你去找阮大夫抓点,再去市场买些生菜回来。”陈果对包子道。包子应了一声,拿布擦擦手就跑出去了。

拿完药买完菜,包子顶着大太阳就要拐回兴欣在的那条街上,和一个人擦身而过。他随意一瞥,刚好瞥见那人腰间的腰带上隐约有霸图的标志。包子想起那天罗辑说的关于霸图医师的那番话,想都没想就跟了上去。

包子也不知道张新杰长什么样,也知道霸图的人未必就是张新杰,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跟上去的。那霸图的七拐八拐却拐出了镇子,到了一堆人中间。他把一个袋子扔给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医师服,面目清秀的少年怀里:“安文逸,你要的侧柏叶。”安文逸打开袋子看了一下,收在了腰间。

他们这群人是来砸场子的?都砸到嘉世这边来了吗?包子这样想着,眼看着他们似乎要进山。想想还是再次跟了上去。

自从上次战争以后,山里留下了不少被妖气感染而变异的动物。不少人出高价钱来购买这些动物的皮毛,骨头,血肉。因此也有不少人干这一行,进山专门猎取这些怪物。看来这群人就是专门干这个的。

明明是正规军队的人,还兼职啊。包子边在心里想着,边吐槽道。这群人效率很低,看起来实力非常弱,却能和一些体型较大的怪物对持。包子留意了一下,发现依靠的全是那个叫安文逸的医者。他总能在队友支撑不住时及时的释放出灵力,治疗对方。

及时?医者?

找到了!

包子从藏身的地方一跳而起,一脚踏上自己面前的石头,大喝一声:“安文逸,跟我走一趟!”

他着一喊,那群霸图的人都吓了一大跳的看向他。本来他们这次偷偷摸摸的溜出来赚外快就不敢让上司知道,还特地跑到了嘉世。谁想半路杀出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还张口就是跟我走一趟?霸图队伍里的那个法师想都没想,直接一个大火球就砸了过去。

包子一滚闪过,大吼道:“这里可是山里面啊,会引起山火的啊!”说着就把刚买的东西往肩上一甩,几个箭步冲上前,目标直取安文逸。

安文逸被吓了一大跳,扭头就要跑。他的同伴挥起战矛要阻挡包子的行动,包子一个跳跃闪过战矛然后就地一滚,往前跑了几步就抓住了安文逸。然后把安文逸往肩上一扛,对着他的同伴抛下一句:“我借他救人,救完人就让他回去。你们继续杀怪吧。”接着拔腿就跑。

安文逸的同伴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许久后,一个剑士把重剑往地上一摔,愤怒道:“杀个屁啊!治疗的都没有了!”

最后,陈果看着被包子强行带回来的那个安文逸,觉得自己的旅馆里养了一群不得了的人。安文逸似乎在路上已经死心了,他缓缓环顾了众人一周,然后有气无力的说:“救人是吧,人在哪里?”

安文逸下手的确是精准,但是治疗的水平并不如张新杰高超。罗辑只能让他先修补那人身上一些大的伤口,以保命为基本。两个人进房间里后就一直没有出来,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入夜以后,罗辑才打开房间门。陈果第一个站起来看着他。罗辑看了看三人,笑笑说:“成功了,命保住了。”

包子直接欢呼了出来,冲上去一把抱住罗辑摇来摇去的。安文逸缓缓的扶着门框出来,满脸是汗,看得出消耗灵力很大。陈果扶住他问:“真是多亏你了,在这里吃个饭再回去吧?”安文逸摆摆手,虚脱般的回答道:“想谢我的话,麻烦给我备个马车好吗,我实在……没力气骑马了。”

第二天傍晚,那个男子醒了过来。

陈果刚进房间,就看见他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她笑眯眯的凑上去:“你醒了啊?”那个男子偏头愣愣的看了看她。陈果帮他回忆道:“你忘了?七天前你跑到我店里来满身是血的……”那个男子想了起来,对着陈果笑了:“你救了我吗,这真是……谢谢。”陈果这么多天来第一次仔细打量他:脸色虽然还是惨白惨白的,但却是看着让人很舒服的一张脸,尤其是笑起来,说话声音也好听。“不是我,是我们一起救的你。”陈果回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那人道:“睡多了。”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陈果一边帮他坐起来,一边问道。那人喘了口气,对她笑笑:“我叫叶修。”陈果点点头;“叶修,你饿不饿,喝点粥吧?”

 结果到吃饭的时候,四个人把饭菜全都拿到叶修的房间里,端着碗看着他吃。叶修拿着勺子无奈道:“我说你们……这是干嘛?”

包子第一个回答他:“我们这七天一直在救你啊。好不容易把你救活了,当然要好好的看看我们的成果啦。”叶修笑了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边唐柔就问他:“还要不要粥?”叶修摆摆手,一个“不”字还没说出口,那边罗辑就一下子站了起来:“不能要!他刚恢复,不可以吃太多东西。补血的药应该煎好了,我去拿给他喝。”说着就跑开了。唐柔则开始收拾叶修吃剩的碗筷。陈果见叶修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忍不住问他:“你笑什么?”叶修摇摇头:“很久没跟人这么说过话了,感觉挺不错的。”

包子探头问他:“你是为什么搞成那个样子的啊?你哪里人?”叶修接过唐柔递来的毛巾擦了擦嘴,道:“我跟人出海做生意,遇到了意外。胸口被木刺刺穿了,趴在浮木上漂过来的。幸好遇到你们。”陈果点点头,看向唐柔道:“他果然不是。”

叶修看了她们一眼:“不是什么?”唐柔解释道:“你来的那天,军队过来挨家挨户搜一个越狱的囚犯。我们还以为你惹上了什么事呢。”

叶修淡淡回了一句:“是么。”目光却一下子沉了下去。

-TBC-

我终于把老韩给写出来了!老叶终于给我写醒了!可是见面……大概还有个那么五章吧……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Hatikva | Powered by LOFTER